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9970阅读
  • 90回复

ZT踢踢兜丽江之恋(你说情色,她说忧伤)(连载)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40 发表于: 2009-07-16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41]
  
  天色开始蒙蒙亮。
  
  这是新的一天,这是第三天,我们还有七天。
  
  兜兜转过身来,睡眼惺忪地看着我问:你醒了?
  
  嗯,我说,你刚才睡着了吗?
  
  嗯,她说。
  
  我将她揽进怀里,她仰头看着我,我不由得去吻那双昏暗中明亮的眼睛,当我的嘴唇就要碰到她的眼帘的时候,她才闭上眼睛,当我的嘴唇一离开,她立刻又睁开眼睛快乐地看着我,如此反复,这个俏皮的小游戏,我们玩了一会儿。
  
  亲吻女孩的眼睛,就是亲吻她的灵魂。
  
  她双臂环绕从身后抱紧我,我俯在她身上,亲吻她的颈窝,她抚摸我的头发,示意我看着她,我就抬起头来看着她,她一直看着我,那双眼睛深深地吸引住我,我感到她的眼神在引领我,让我去理解她的爱,她的眼神一刻不曾移开或恍惚,那眼神一开始让我迷惑,我盯着她,随着那深不见底的瞳孔神秘的变化,在对视中,我似乎理解了她的爱、快乐、忧伤、忐忑、绝望和渴望。
  
  当我脑子里刚刚闪过这几个词,我看见兜兜的眼神一下子舒展开来,她的嘴角立刻微笑起来,她的眼神变得清澈无比,那眼神里面只有愉悦和释然。
  
  我知道当我的脑子里闪过那些词语的时候,那些词就从我的眼神里流露了出来,她读懂了我的眼神,知道我理解了她的心思。
  
  她的声音和她的身体一样迷人,当她仰面躺着的时候,声音是轻柔害羞的,或许一开始还有一些自责和犹豫,她的声音在召唤她自己灵魂,出来吧、出来吧,不要逃避,不要否认,不要躲藏,一起来迎接这来自肉体的快乐和颤栗,肉体要起义,灵魂必须同意。
  
  一个女孩就是一件乐器,躺着的时候是优雅的小提琴,翻过身就变成欢快的萨克斯,你需要懂得演奏。
  
  如听仙乐耳暂明。
  
  最后她自我解嘲般叹了一口气。
  
  哎!
  
  趴在床上咯咯咯地抖动着身体笑起来。
  
  或许灵魂还是比肉体享有一点点优先权,哪怕是几秒钟的优先权,我想,兜兜的眼神,她为什么要我一直那样看着她的眼睛,一直到确认我理解了她的心思,她的身体才能打开,而且立刻就打开了,那就是灵魂给与肉体的许诺。
  
  天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大亮了,外面传来越来越大的人声。
  
  我们身上的汗在一点一点地挥发,我们静静地依偎在一起。
  
  过了一会儿。
  
  也可能是过了好久。
  
  我不记得了。
  
  出去吃饭吧,我说。
  
  嗯,兜兜温柔地嗯了一声,我不晓得我有没有权利说她是幸福地嗯了一声。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41 发表于: 2009-07-16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42]
  
  出了房间的大门,外面是一个好天气,前两日浓云密布的天空,今天清碧如洗,远远地可以看见玉龙雪山,在蓝得透亮的天空下,闪出一道银白色的光芒。
  
  玉龙雪山啊,我说,你看。
  
  我们什么时候去爬玉龙雪山吧,兜兜说。
  
  好啊,我说,去吃什么?
  
  说话间我们转进昏暗的楼道,下了楼,如胶似漆地从楼道出来,我看见那个穿黑白条纹衫的女孩,今天还是穿着黑白条纹衫,手里拿着一个丽江粑粑,边吃边走,孤零零地和我们擦肩而过,上楼去了。
  
  我失魂落魄了一点二五秒。
  
  去吃什么?我又问了一遍。
  
  吃丽江粑粑吧,兜兜说。
  
  我们就去吃丽江粑粑,丽江粑粑是一种粑粑,不晓得是用什么做的,由于是一种粑粑,又是丽江的特产,所以叫丽江粑粑。路边的很多小吃店,在门口放一张纸牌,上面写着丽江粑粑这几个字,就表明它这里有丽江粑粑卖,如果没有纸牌或者纸牌上没有写这几个字,并不表明它就一定没有丽江粑粑卖,也可能是有的,只是老板懒得写或者写了懒得放。
  
  反正很多小吃店都有丽江粑粑卖,丽江粑粑是一种黄褐色的粑粑,不晓得是什么做的,味道不甜不咸,可以蘸辣椒水,我就是蘸着辣椒水吃完了我面前的那份丽江粑粑,等我吃完了,兜兜还没有吃完,我就开始吃她的,很快我就把她的那份也吃完了,盘子里面没有了,我就东张西望,旁边有两个人也在吃丽江粑粑,他们看到我看着他们盘子里的粑粑,就很紧张地看着我,一个人用手护住自己的粑粑,另一个人手落在一个木凳上,随时可以举起来打架的样子,当时气氛显然有点紧张,兜兜说:我们再要一份吧。
  
  我说好。
  
  那两个人才放松下来,继续埋下头吃他们的丽江粑粑。
  
  我向你们推荐丽江粑粑,因为这个东西,你吃两盘下去之后,肚皮的确就饱了。
  
  兜兜一盘就饱了。
  
  我吃第二盘的时候,她就坐在旁边看着我,有什么好看的?我说。
  
  好看啊,就是好看啊,她说。
  
  我就故意大嚼大咽,做噎住状,兜兜就笑,旁边那两个人看了我们几眼,其中一个也在笑。
  
  吃慢点哦小伙子,老板娘说,老板娘是一个老太太,估摸着有六十好几,在我们吃粑粑的时候,她就一个人在小店的角落里坐着,等有人进来,她才起身迎上来。当我做噎着状的时候,她在角落里慢条斯理地说了这么一句:吃慢点哦小伙子。我和兜兜都笑起来,我回头去看她(老板娘),她正慈祥地看着我,我觉得她也是很快乐的,她可能是觉得她的粑粑太好吃了,以至于小伙子都吃得噎着了(其实她做的味道很一般,当时我想如果我是卖丽江粑粑的,我的丽江粑粑一定是丽江最好吃的粑粑,因为我这个人狂热地追求完美,不做最好的粑粑,毋宁死),如果一个人做的东西如此好吃以至于吃的人都吃噎着了,未必不是一件令人自豪的事情,噎死不赔钱。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42 发表于: 2009-07-16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43]
  
  所以我向你们推荐丽江粑粑,在五一路靠近四方街的地方,我吃的那间是一个老太太一个人开的,店里忙里忙外就她一个人,她是领客的司仪、做菜的厨师、上菜的小二、收钱的收银员和老板,在一条小溪的对面,门口放了一个纸牌,上面写着丽江粑粑,纸牌是放在地上的,小店有一个朝着街道的窗户,坐在桌前吃粑粑的时候,可以抬头看见窗台上的三个小花盆以及窗外走来走去的人。靠窗的桌子在阳光照射的明亮中,不靠窗的桌子就在一道清晰的切割线切下来的阴影中。
  
  那天我们就是在这家小吃店靠窗的桌子吃的丽江粑粑。
  
  当我跟你们唠叨这些的时候,这些场景历历在目,为什么我要喋喋不休地强调那些毫无意义的细节,我用的筷子一根长一根短,我面前的桌面上有一个烟头烫过的焦印,她说我的鼻子上粘了一点辣椒水,有一个披麻戴孝的纳西人从窗前走过,我为什么把这些细节记得这样清晰?因为那个快乐的清晨早已恍若隔世,永远不会重现,没留下任何痕迹和证据。
  
  吃完粑粑我们走到街上,开始毫无目的的游荡。
  
  我们拉着手游荡。
  
  一边游荡一边甩着手,有时候我感觉她的手指在轻轻地挠我的手心,我就转过头去看她,她的脸仰着,她的嘴唇停留在半空中,在等我,我们就亲一下。
  
  然后我们接着游荡,人生在世,该游荡的时候就要游荡。小巷子里全是游荡的人。我们都没有目的地,或者有,但也不是那么明确或者重要,比如有的人的目的地是去吃丽江粑粑,这算是有目的地,但并不明确,因为随便哪家小店都可以是这个目的地,我的意思是说,你们不要嫌我啰嗦,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反正无所谓目的地,我们就是游荡,这个镇子上的游客都是这样,游来荡去,摩肩接踵,有些人去吃粑粑,有些人转进一家路边小店,你不要以为他来丽江或者今天早上出门就是为了来这家小店,不是这样,他只是在游荡,活着,活着活着,目光涣散地游荡,然后一不小心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就钻进那家小店里去了,小店里面有一个不认识的人,正要动手改变他的命运,当然,那个要动手改变别人命运的人也是昏头昏脑的,不晓得自己在干什么。
  
  我看到街上的人都是这样,对自己也混迹其中感到舒服惬意,我晓得我就是那个改变别人同时被别人改变的人。
  
  你看看这个,我听见兜兜在说。
  
  她在看着一户民居的大门,上面贴着白色的对联,上联是:白梅有情同家素;下联是:红杏无缘任它春。横批:两年之斋。门正中还有两个大字:守孝。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43 发表于: 2009-07-16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44]
  
  他们家的人死了两年了,我说,这种白色的对联要贴三年呢。
  
  贴这么久啊?兜兜说。
  
  纳西人的祖先是黄河流域的古羌族人,我开始卖弄,我太喜欢卖弄了,特别是喜欢在美女面前卖弄,哪怕人家已经被我搞定了我还是忍不住要卖弄,我说,纳西人的祖先是黄河流域的古羌族人,他们世世代代都相信自己死后灵魂会回到黄河流域祖先生活的地方,路上要走三年,所以后人要守三年斋期。
  
  挺好的,兜兜说,死了还有个地方可以去。
  
  是啊,灵魂有个归宿,我说,东巴经里面专门有一本《开路经》,就是在超度的时候念给灵魂听的,要翻哪座山过哪条河,八大黑山八大黑寨,里面全是真实的古地名,那是一个少数民族为求生存走过的血腥道路,死者灵魂要沿着千百年前先祖迁徙的路线一路走回去。
  
  他们家老人已经走了两年了,可能要出四川进陕西了,我开玩笑地说。
  
  快到了哦,兜兜欣慰地说。
  
  我突然感觉我看到了那个灵魂,因为是个死灵魂,他的脸是煞白煞白的,正一个人沉默着赶路,走在秦岭一带漆黑的树影重重的山路间。
  
  为什么我们有句古话叫黄泉路上有个伴?
  
  因为他要这样不停地走,不停地走,寻找祖先留下的痕迹、路标,躲开那些几千年前被祖先杀戮的冤魂、那些寻求报复的仇家,在活着的后人连续三年的斋期祈祷中,一个人孤独而又急得要死地赶回歇息之地。
  
  孤独的魂灵你不要四处张望,再往前就是你安息的地方。
  
  我想着这生命的延续,实在是太不可思议。
  
  肉体的消失在我们的眼前,灵魂的永生永不可知。
  
  阿弥陀佛。
  
  我这样想了一下。
  
  兜兜拍了一张那家人家的大门的相片。
  
  赶紧啊赶紧啊,乘着这一刹那的相遇,乘着生,乘着没死,我们继续拉着手游荡在人世间。
  
  你是哪里人啊?兜兜问。
  
  我正要回答,她又急急地说不要讲,不要讲,我不想知道你是哪里人。
  
  当时我们正走到玉河广场,玉河广场是一个广场,名字叫玉河,是古城最主要的入口。
  
  玉河广场的人那叫一个多,有一个巨大的水车,人们在水车前面照相,什么样的人都有,南腔北调,吵吵嚷嚷,他们和我们一样,迷迷糊糊地游荡到这里,看见了巨大的水车,就全都醒来,开始照相,欢天喜地的样子。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44 发表于: 2009-07-17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45]
  
  人那么多,谁的镜头也避不开别人,他们带回去的相片,一定会有和他们一起在玉河广场的大水车前照相的陌生人,但他们不会注意相片里的陌生人,他们甚至会讨厌相片里插进半截陌生人的脑袋。
  
  不过我不会,我特别喜欢我的相片里的陌生人,我喜欢他们的表情,我祝福他们。
  
  我的相机里就有那天在玉河广场的陌生人,有好多,他们那天都在那里。
  
  他们在四周,兜兜在中间,到底我要的背景是那个大水车呢?还是那些陌生人?咔嚓一声,我就拍下了这张相片。
  
  这个画面固定了0.01秒,然后陡然散开,这个世界在那一刻凝固了一瞬间,然后各奔东西。如今这张相片上的任何一个人我都不再认识,不知去向,包括中间看着我笑着的那个女孩,她当时叫踢踢兜,后来叫回忆。
  
  现在我翻看相片,看到兜兜身后站着一对正在合影的情侣,那个男孩抱着那个女孩,他们在笑,虽然焦点很模糊,但我还是看得出他们在笑,很快乐地在笑,大慈大悲观音菩萨保佑他们今生今世幸福。
  
  在他们旁边有一个穿环卫服的清洁工,正在用一把铁钳捡地上的垃圾,还没有捡起来的样子,她就定格在那个样子,那个姿势,地上的那块垃圾看不清是什么,反正是红色的。
  
  他们都在镜头里面,和兜兜一起,我不在里面,当时我拿着相机。
  
  我拿着相机,我说123田七,然后就咔嚓一声按下了快门。
  
  在河边大水车对面的一个凉棚下面,我们发现挂着很多鸡蛋型的小木牌,上面写着很多字。仔细一看,是个类似许愿牌的东西。我们就钻进凉棚仰着脖子看那些牌子上的字。
  
  “愿猪猪和我一辈子幸福快乐!山东李玉”
  
  “愿爸爸妈妈一辈子健康幸福,赚好多钱回家!珠海果果”
  
  “祈福老公生意兴隆,事业发达,永远爱你!小美2008、10、03”
  
  大概就是这些内容,都差球不多,每一个都让我感到温暖,我明白这些愿望,又卑微又甜蜜的愿望,我也有,好多,我爱这些。
  
  后来有个纳西女人不晓得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招呼我们,告诉我们说这个是纳西族的风俗,在木牌上写字,写下自己的愿望,然后挂起来,愿望就会实现,很灵的。
  
  我们就笑而不语。
  
  然后那个纳西女人就继续说很灵的,真的很灵的。
  
  但我们没有愿望,我说。
  
  我看见我一说完兜兜的眼睛里就冲上了泪水,但没有流出来,她撇过头去,仰着头看那些许愿牌。
  
  纳西女人说:怎么没有愿望哦,祝你们白头偕老哦。
  
  兜兜再转过头来的时候在笑着,她说,好啊,那我们许个愿吧。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45 发表于: 2009-07-19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46]
  
  十五块,纳西女人干净利落地说。
  
  拿着纳西女人卖给我们的牌子,我不晓得要写什么,旁边的桌子上正趴着一个女孩,她呼呼呼地写着,密密麻麻写了好多字,我真羡慕她有那么明确的愿望,那么多急切地想要实现的愿望,但我们没有,或许有,但没办法承认,我和兜兜都一言不发,在凉棚下站着。
  
  我来写吧,兜兜说。
  
  我看见她掏出一支笔,顿了一会儿,然后写下这几个字:
  
  踢踢兜
  
  点炕木
  
  已相知
  
  愿相识
  
  然后我仰着脖子找了半天,把许愿牌挂在了一个尽量不会有人看见的角落。
  
  在挂那个牌子的时候我在想,神能不能照顾得过来?旁边有那么多目标明确的愿望,他们或许远比我们虔诚,神能不能顾得上我们这个莫名其妙的愿望?
  
  我们就开始往回走。
  
  对不起,兜兜突然说。
  
  什么对不起?我问。
  
  没什么,我写那些,兜兜黯淡地说,我不该写那些。
  
  我不知道说什么,就说我想上厕所。
  
  兜兜就笑,兜兜一笑起来,天色都要明亮好多,我看见周围的人好多都仰头看天,他们不晓得为什么突然天色明亮了好多,以为太阳发疯呢,只有我晓得,是因为兜兜在笑,兜兜一笑,天色就明亮起来,不管有多阴郁的天,一下子就明亮起来。
  
  兜兜笑着说:我知道哪里有厕所。
  
  我从厕所出来,兜兜还在笑,她说:哎,你是哪重天下凡的啊。
  
  我是昨天下凡的,我说。
  
  昨天下凡就好了,她说。
  
  为什么啊?
  
  那你就没有前天了啊,她说。
  
  天色一下子就黯淡下来,我看见周围的人的样子,他们一个个都傻不愣登的,肯定以为的确是太阳发疯了,抽筋似的,刚刚还那么亮,一下子就暗了下来。
  
  我们默默地往回走,往高处走,沿着石阶,水流是在往下走的,在我们身边,那些雪山下来的水,哗哗啦啦地往下流淌,和我们的方面相反,所以我们的时间过得比别人更快。
  
  越走近我们的客栈,我就越紧张,我握着兜兜的手,我可以感觉到她也开始紧张。
  
  或者不是紧张,是渴望。
  
  我突然想起来我们正好走过那天我跟踪黑白条纹衫女孩他们两个人的那个路口。
  
  石阶很陡,我们的手心在冒汗,身体在发热,越来越湿润。
  
  我拉着她三步并成两步地走,偶尔回头看她,她满脸通红,笑着,咬着嘴唇,回给我快乐忧伤的眼神。
  
  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前面街口的拐角处晃过,像一道闪电直接打在我脑袋上。
  
  啪!
  
  很大声很突然的那种闪电。
  
  啪!
  
  我看见了文雯,她的身影一闪而过,那件粉红色的T恤是我和她一起买的。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46 发表于: 2009-07-19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47]
  
  像幻觉一样,或许就是幻觉,等我回过神来,文雯已经不见踪影,我一甩手跑到那个街口,四处张望,没有她的影子,真的像鬼一样,那个影子一晃就不见了。
  
  怎么了?兜兜跟上来问。
  
  没什么,我说。
  
  嗡嗡响,我的脑袋里面,或许文雯真的也在丽江,我想。
  
  回过头来看踢踢兜,她正在踢路边的石阶。
  
  你不是踢兜的吗?我说。
  
  什么?
  
  你踢石阶干嘛?我说。
  
  她傻呵呵笑着踢了我一下。
  
  走吧,我说,我们回客栈。
  
  兜兜仰起头来看我,主动拉我的手,她好像是完全明白刚才发生的事情。
  
  你不是昨天下凡的,她微微笑说。
  
  她的爱从此变得坚定而明确。
  
  当我抚摸她的时候,她默默地回应着,当我抚摸她的身体,她轻轻扭转身体,当我抚摸她的腿,她就曲起双腿,把每一寸肌肤送到我的手上,还有一寸的孤独,亲爱的请你将这一寸抚平。
  
  我觉得做完爱之后才是相爱的最好的时候。我们躺在床上,抱在一起,我捋着她的头发的时候,她的头发是汗湿在额头上的,我用手指一缕一缕地捋着的时候,我觉得这个时候是相爱的最好的时候。
  
  你要是懂得爱,你就应该知道,这才是相爱的最好时候,如果你要回报你的爱人,就是在这个时候,静静地抱着她,听她的呼吸渐渐平缓之后,说的第一句话,这句话来自她内心最深处。
  
  我们一言不发,感受着冷却的静谧。
  
  温度在降低,呼吸在平伏,动作变得缓慢。
  
  如果她怀孕了怎么办,我想了一下。
  
  我就是什么事情都会想,但什么事情都是只想一下。
  
  我的脑袋里一天会想无数的事情,冒出无数个应付不过来的念头,看见什么我就会想什么,遇到什么我就会想什么,想到什么我就会想什么,但所有的事情我都是只想一下,最多两下。
  
  如果她怀孕了怎么办,我又想了一下。
  
  怎么办啊?她说。
  
  什么怎么办啊?我说。
  
  没什么,她说。
  
  兜兜的手指在我胸前画圈,我问她在画什么。
  
  她说在写字。
  
  我说你写了什么?
  
  她说你自己猜。
  
  我说那你再写一遍。
  
  她就又写了一遍。
  
  我感受着她的指尖在我胸前痒痒地滑过,但我不知道她在写什么,我在脑袋里铺开一张白纸,紧紧地跟随她的笔迹,但还是只画出一团乱麻。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47 发表于: 2009-07-22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48]
  
  我只是感觉到笔速那么犹疑和倦怠,笔画很复杂,她写的速度非常缓慢,似乎生怕我不能辨认。
  
  但我还是不能认出来。
  
  我说告诉我你在写什么。
  
  她说她在写她的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
  
  踢踢兜,她愤愤地说。
  
  告诉我你的真名,我说。
  
  我叫踢踢兜,她轻轻地说,不要再问了,反正我们很快就会分开,说不定就是明天早上。
  
  那天我们没有再出去吃饭,我出去买了一些方便面,我们就在房间里煮开水泡面吃。
  
  小小的房间,兜兜拉上所有的窗帘,我们没有再穿衣服,把空调制暖开到最大。
  
  我喜欢她光着身体去泡面条的样子,她一开始有点害羞,双手捂在胸前看着我笑,但很快就自然下来。我觉得她那种自然一开始是装出来的,她在装我们是一对真正的情侣,她装着这一切都是最平常的事情,连她跟我说话的语调都是最平常的语调,虽然我们都明白这一天将会多么短暂。
  
  我看着她光溜溜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我的眼睛像雷达一样跟着她转。
  
  我在想:两个人的灵魂的坦荡和敞开,为什么偏偏是用身体的敞开来表达的呢?
  
  她说,面条还要再泡一会儿才行。说完就掀开窗帘的一条缝往外看,我只能看见她的背影,听见她说:现在可以看见玉龙雪山啊。
  
  她的身体的侧面被窗帘透进来的光照亮,那些被光影勾勒出来的迷人线条展现在我面前,我知道她在努力地放松自己的身体,同时在努力地把自己交给我。
  
  我就走过去,趴在她身后,凑在窗帘缝往外看,的确就看到了玉龙雪山。
  
  然后我们就把方便面忘记了,她的身体看上去是火烫的,但我从后面贴着上去的时候,碰到的身体是冰凉的,我轻轻地抚摸她,让这躯体慢慢地暖和起来,我们就站在窗边开始ML。
  
  那天后来就是这样,我们饿了就吃方便面,躺在床上聊天,然后吃方便面。
  
  刚才你看见了什么?她突然问,当时她正趴在我身上。
  
  什么看见了什么?我说。
  
  刚才在五一街路口的时候啊,你看见了什么,你的表情全变了。
  
  没看见什么啊!我说,怎么了?
  
  没什么,她说,其实你不用瞒着我的。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48 发表于: 2009-07-23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49]
  
  我就如实相告,告诉她我好像看到了我的未婚妻,但不确定。
  
  没什么的,她微笑着点着我的鼻尖说,反正我是过-路-的。
  
  她的难过是写在微笑着的脸上的,但我只能装着没看见。
  
  后来我们就睡着了。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但一醒来就不记得了,我只是隐约记得好像是做了一个什么梦,那个梦的情绪还留在我脑袋里,一种若有若无的伤感。
  
  接着我就发现兜兜不见了。
  
  当时天已经大亮了,可能是第二天中午了,窗帘还是关得很严,但强烈的光线仍然透进来把房间照的很亮。
  
  她不在身边,也不在房间里。
  
  她躺的那一侧床单是冰凉的。
  
  我明白她已经走了,我从床上跳起来穿上衣服准备出去找她。
  
  但等我穿好衣服,我又冷静下来,觉得不应该出去找她,或许她更愿意离开。我努力回忆前一天晚上我跟她说的话,回忆她跟我说的话,她说反正她是过路的,她说那句话的时候的表情,我努力地回忆那个表情,一字一顿的俏皮表情,我现在才反应过来那个表情是绝望的。
  
  环顾房间,她已经带走了她的行李,那包衣服,她的吉他。
  
  我在房间里找了一圈,她没有留下任何纸条或者其它什么东西。
  
  我重新躺回到床上,一件件地脱掉衣服,使劲地嗅她在床上留下的气味,我在枕头上找到一根头发,是她的长发,一根细细的发丝,我把它一圈一圈地缠在手指上,明白这就是她留下来的最后的身体。
  
  我开始明白她对我的爱是彻底的,而我对她的爱是犹豫的。
  
  我对这短暂的爱情设定了期限,而她没有,所以她必须主动离开。
  
  我躺在床上想这些,想这些的时候我是平静的,我应该为自己的这种平静感到羞愧,但我没怎么羞愧,我就是平静。
  
  我无数次告诉过自己,接受命运交给我的任何东西。
  
  这种意念把我捆在床上,我拒绝出去找她。
  
  虽然我想,我这混账。
  
  虽然我觉得她可能就站在房间的门外,站在那里等我,如果五分钟内我再不开门,她就会真的离开。
  
  有几次我真的认为她就是站在门外,我好像听到她的呼吸声,只要我现在打开门,她就会扑到我怀里。
  
  但我还是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一动不动。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49 发表于: 2009-07-24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50]
  
  我也不是只是看天花板,有时我会看点别的,比如看着凳子上的那个方便面盒子,是她放在那里的,还有我的JB手表,她说过太沉了,我看着那张塑料椅,她刚才还坐在上面,这些东西现在都安安静静的,它们无知无识,不懂得人去楼空寂寥落寞。
  
  而像我这种混账东西,我懂得这些东西,太懂了,但我就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等着时间将我覆盖。
  
  时间的铲子一抔土一抔土地将我覆盖。
  
  如果现在让我死在这个房间里,我是愿意的,像ALEX那样死去,我觉得可以,但是我懒得动,我还是只躺在床上,瞟了一眼洗手间的门框。
  
  或者莫名其妙突然就死掉也很酷。
  
  如果我已经死了就好了,我在想。
  
  我正在想其实现在我已经死了但我的灵魂不知道我已经死了还以为自己还活着所以在这里莫名其妙地想这些事情。
  
  这个时候房间的门打开了。
  
  兜兜站在那里。
  
  我没有说话,她在哭,我走上去搂住她,她一抽一啼地哭着,我们一言不发地站在门口。
  
  过了好久。
  
  我去了一趟机场,她说。
  
  我去了一趟地狱,我说。
  
  我不想离开你,她说。
  
  我不想现在就离开你,她说。
  
  我想和你一起呆到最后一刻,她说。
  
  只要还有时间,我就想和你在一起,她说。
  
  你说话啊,她说。
  
  我还可以做一个星期的踢踢兜,她说。
  
  那我就是你的点炕木,我说。
  
  人为什么一伤心就会哭呢?我一直觉得这个现象很奇怪,兜兜在哭,我也想哭,但我没有哭,我只是在想为什么人一伤心就会哭呢?为什么我想哭但我哭不出来呢?我已经好多年没有哭过了,我要是能哭一把就好了,我当时就在想这个问题,我真是无聊冷酷到极点,兜兜伤心地躲在我怀里哭的时候,我就是在想这个问题。
  
  我的嘴唇在她脸上吮吸她的眼泪,多么温柔,像一个吸泪鬼。
  
  吸泪鬼是吸血鬼的堂兄,吸泪鬼比吸血鬼牛*太多了。
  
  吸血鬼靠的是暴力,他比你强大。
  
  吸泪鬼靠的是魅力,他让你身不由己。
  
  吸血鬼撕开你的血管。
  
  吸泪鬼让你自己流出眼泪。
  
  吸血鬼用的是一口利牙。
  
  吸泪鬼用的是两片柔唇。
  
  吸血鬼吸干你的身体。
  
  吸泪鬼抽空你的灵魂。
  
  吸血鬼让你死。
  
  吸泪鬼让你生不如死。
  
  兜兜,对不起,我说。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