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9968阅读
  • 90回复

ZT踢踢兜丽江之恋(你说情色,她说忧伤)(连载)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30 发表于: 2009-07-04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31]
  
  后来我注意到我们的马夫哼的小调特别难听,我才拍了这张相片。从背影我们看不出他是在哼什么小调,但我记得他就是在哼一个特别难听的小调。
  
  那个我还没有问名字的姑娘,一声不响地跟着我后面,我一直没有回头看她。
  
  我不是不想回头看她,我想得恨不得马耳朵上长一个后视镜,但我没有勇气回头看,我总担心一回头后面根本没有人,刚才经历的一切其实只是我的幻觉。
  
  相片5:彝族人的村寨。彝族人住在山上,纳西人住在盆地。彝族人住在很高很高的山上,他们不喜欢下来。
  
  我们下到山脚的时候马夫指彝族人的山寨给我们看,在很高很高的山上,很远,在盆地的另一头,估摸着有十好几里远,隔着云雾,那简直就是另一个世界,在云遮雾绕之间,在墨绿色的森林和红褐色的被开垦的耕地之间,有一些小得跟米粒大的小白点,或远或近地凑在一起,那些小白点,就是彝族人的山寨。
  
  由于我用了长焦,当时又是坐在马上,所以那相片拍出来有点模糊。如果天气好也不会那么模糊,但当时又是阴天,又是阴天又是超长焦又骑在马上,那画面没有可能不模糊。
  
  那是一个我无法理解的世界,好像它本身就是在天上。
  
  我拍这些相片只是为了提醒自己,记得有这样一些人,他们住在那些山上,他们的生活我永远不能靠近,永远不能理解,永远一无所知。
  
  他们在山上沉默着,或许在那些屋檐下正有一个人抬起头来,看着山下的拉市海,看见湖面上的小船,看见这里的油菜花,但他不会下来,他们的固执就像是我的固执,他们不下山,就像我不睡觉,今天晚上我写下这些,想到千里之外他们也已经入睡,我不认识他们中的任何人,但我和他们是一样的。
  
  那些米粒大的彝族村寨,是拉市海最动人心旌的画面。
  
  我勒住马,拍这一组相片,她也勒住马,看着我拍摄的方向。这个时候我和她的马已经平行了,我放下相机,转头看她,她微笑着看着我,我觉得她那个眼神的意思是说:别装了傻瓜,我知道你已经爱上我了。
  
  我就用眼神说:不是的,不可能。说完又有点不甘心,默默地看着马背。当我再看向她的时候,我看见她的眼神里滑过一丝忧伤,那么闪了一下,不见了,我不晓得滑到哪里去了,找了一下,没找到,她的眼神里没了忧伤,剩下一些茫然。
  
  那一刻我感到这个女孩,她就是那个我永远不可能了解的天外来客。
  
  鬼晓得我坐飞机坐汽车赶几千里路来到这里会碰到一个这样的女孩。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31 发表于: 2009-07-04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32]
  
  相片6:她的背影。
  
  我从后面悄悄照的,这次她没有回过头来看我。
  
  当时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说话了,眼神事件之后,我们一言不发,信马由缰地走着。
  
  我在后面看着她,这个来路不明的女孩,她的背影是忧伤的,懒散地搭着的双肩,微微弯曲的背,空落落地荡在马鞍两侧的腿,脸偏向我看不见的那一侧。
  
  但我感到她起伏的胸部是热烈的,我觉得她们在召唤我,我装作没有听见。
  
  她们在说:嘿你这个笨蛋,我们就在这里呢,为什么不理我们?
  
  我听见了,我渴望地看着她们,心里在跟她们说话,想和她们在一起,想亲吻她们,跟她们开玩笑、聊天、挑逗她们把自己的头埋进去,深深地埋进去,让她们完全把我埋葬。
  
  咔嚓一声,拍照的声音好像惊动了她,她抬起头来,但并没有看我。
  
  雨好像要下过来了,她看着远处说。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那团雨云好像是在向这边移动,已经很近了。
  
  相片7:一大滴模糊的雨水在前景,贴在镜头上,焦点落在她回头大笑的笑容上。
  
  雨说到就到,她刚说完雨好像要下过来了,猛烈的雨点就从四面八方把我们包围。
  
  阵雨让我们都兴奋起来,我们嗷嗷叫着,想躲但根本没地方躲,我们叫喊着,仰头让雨水打在脸上,那雨水毫不客气地打在我们脸上,每一滴的触感都异常清晰,眨眼之间我们就浑身湿透了,痛快淋漓的雨冲刷净刚才所有的压抑和忧郁,这从天而降的尤物,拍打着我们,浸润着我们,融化着我们,它要我们接近,要我们放松,要我们相互面对,催促着要我们承认。
  
  她驾的一声就跑起来,马儿开始撒蹄狂奔,我心里很害怕马跑得太快,但也一脚油门跟上去,马儿跑起来,把我在马背上颠得魂飞魄散,我看见飞奔中我在和她接近,心中就充满无限的喜悦。
  
  相片8:透过大雨我拍到晴天。
  
  我们跑了很久,跑到阵雨的边缘,再往前跑,就是晴天,她在阵雨边缘停下来,这个地方雨已经不是很大,雨马上就会过去,她停下来,回头看着我笑,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脸上,那么纯净迷人,笑容那么坦率,爱我吧爱我吧那笑容在说,为了掩饰自己的沉醉和局促,我举起相机挡住自己的脸,从镜头里偷看她,拍了这张相片。
  
  镜头上还有模糊的雨点,但远景处已是晴天,太阳光线从云层中射出来。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32 发表于: 2009-07-04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33]
  
  放下相机,她还站在那里看着我,我伸手拍拍马屁股,马儿就缓缓地走了上去,贴近她的马,她轻轻地调整马头,两匹马打着响鼻,并在了一起。
  
  我们在马背上靠近了身体,她的衣服全是湿的,我的也是,雨水还不停地从头发上滑下来,不停地迷着我们的眼。我伸手替她抹开眼帘上的雨水,手指滑过,她睁开眼睛,闪出明亮俏皮的眼神。
  
  我从她的眼睛吻到她的脸颊,在她的脸颊上迟迟犹豫,我知道她的嘴唇在等我,我听到那里急促的呼吸声,我吮吸着她脸上的雨水,轻轻地移向那柔软甜美的嘴唇。
  
  当我吻到她的嘴唇右边两三公分的时候,她转过头来将温柔地我接住。
  
  她轻轻地哼了一声,那声音里有无限柔情和快乐。
  
  她的嘴唇在亲吻中有无限的表达力,她的性格和情绪,她的爱和等待,她的释放和陶醉。她的舌头试探着,邀请着,拒绝同时又引诱着,我跟随着她,在她的舌尖嬉戏、温存,我伸手托着她的头,让这亲吻来得更有力和深入。
  
  我们在马背上困难地吻得腰酸背痛,很久很久,当我们的嘴唇恋恋不舍地分开,我们终于可以坦然面对这不期而至的爱,我们看着对方,我们不再掩饰自己的渴望。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
  
  相片9:彩虹。
  
  彩虹啊,她突然指着前方惊喜地说。
  
  在雨过天晴但晴得不彻底的灰蒙蒙的天空中,离我们不远的地方,一轮彩虹正在隐隐出现。
  
  当她发现彩虹的时候彩虹刚露出淡淡的两个脚,颜色还不算鲜艳,中间的拱形还没有连起来。我们拉着手静静地看彩虹的表演。
  
  它颜色越来越深,亮丽,身体从两头往中间长,变长,直至最后接在一起,形成一道完整的彩虹,色彩继续变化,越来越翠,最后达到一种难以言喻的美丽和冲击力,横跨在半空中,两头伸进两边的村庄,高高拱起的背部离地面大概三百米。
  
  太美了,她赞叹道。
  
  是的,太美了,我说,转头亲了她一下。
  
  接着,我们看见这道彩虹的上方,再隐隐出现了另一条彩虹,它(第二条)像是赴约姗姗来迟,它从灰蒙蒙的空中现身出来,停在第一条的上方。
  
  它们可能是在那里商量什么事,我们无法理解它们的意思,两条彩虹,横亘在半空,大约十分钟的时间,然后第二条先走了,它走得很快,身体像是融化在空中,很快不见,第一条仍然依依不舍,颜色渐渐退去,变得黯淡,然后从中间开始向两边消失,先是中间终于断开,向两边缩短,越来越短,最后像两把彩色的匕首,插在村庄两侧,直到最后消失。
  
  如果不是在相片上看到马夫的一只手臂,我早忘记他也在场了。现在翻看这些相片,不同阶段的彩虹,有时才出现有时在消隐,其中有一张的右上角有一只模糊的手臂晃过,红色的袖子,拖着影子的手臂,就是那个马夫。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33 发表于: 2009-07-04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34]
  
  马夫是一个淳朴可爱的家伙,陪我们淋雨,当我们回到马场发现已经没有出租车之后,他又陪我们到大路上找车。
  
  后来他打电话给我们叫来一辆出租车。
  
  在等车的时候,我们在路边瞎逛,看着湖面那边雨过天晴的天空,天空蓝得透彻,白云真白,被风拉出极长的尾巴,视线极远,远得可以看见冥王星,冥王星上坐着一个人,看他那个孤独的样子,好像冥王星上只有他一个人,至少我只看到他一个人,冥王星上,除了他一个人,其它全是坑坑洼洼的土坑和石头,拉着很长的阴影。
  
  这个可怜的家伙,他是怎么上去的呢?我没看到梯子,可能原来有个梯子,他上去之后被别人拿走了,他就蹲在上面,再也下不来。跳也跳不下来,因为冥王星也有地心引力,怎么往下跳,都会被吸回去。这个教训告诉我们,不要轻易爬到冥王星上去,海王星也不要去,那些地方,都是极孤独之地,去了就回不来。
  
  可怜的家伙,我心说,转过头来,她正笑吟吟地看着我。
  
  我们写首诗吧,我说。
  
  写什么诗啊,她乐呵呵地问我。
  
  我的朋友,突然想写一首派的掌门一闪教我的,我说,他说如果你要想写诗,你就马上写,如果你突然想写,你就突然写,只要你突然写了一首诗,你就成为我们突然想写一首派的成员。
  
  你突然想写什么诗啊?她开心地问道。
  
  我突然想我们一起写一首诗。
  
  怎么写哦?
  
  你一句我一句地写。
  
  我不会写诗啊。
  
  谁都会写诗,你不是跟我说谁都会唱歌吗?只要你愿意写你就可以写。
  
  好嘛,那你先写。
  
  好,我先开头,你想到什么说什么。
  
  好,她说。
  
  我开口就来:我们在雨中亲嘴。
  
  脸上是雨水和泪水,她说。
  
  还有口水,我说。
  
  我不会后悔,她说。
  
  我心里有鬼,我说。
  
  彩虹很美,她说。
  
  和你一样美,我说。
  
  但你是谁?她说。
  
  我愣了一下,说:不要问让我们沉醉。
  
  整理一下,这就是那天我们合写的突然想写一首派的诗:
  
  我们在雨中亲嘴
  
  脸上是雨水和泪水
  
  还有口水
  
  我不会后悔
  
  我心里有鬼
  
  彩虹很美
  
  和你一样美
  
  但你是谁?
  
  不要问让我们沉醉
  
  车来了。
  
  我们坐在后排,她靠窗,我靠着她。
  
  看我的粉色水晶,真灵,她说。
  
  什么粉色水晶?我问道,同时我看到她晃在我眼前的手臂,是一个粉色的水晶手镯。
  
  粉色水晶哦,她说,戴上就有艳遇的,灵吧?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34 发表于: 2009-07-04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35]
  
  
  
  
  
  
  哈哈哈哈,我立刻大笑起来,我的大笑可能实在有些夸张,因为这事儿的确太搞笑了,我笑了半天,她一开始也觉得好玩,就和我一起笑,但等她笑完了,我还在笑,而且一时半会儿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她似乎开始觉得我们笑的不是同一回事儿。
  有那么好笑么?她很委屈地问。
  我还在笑。
  有那么好笑么?她又问。
  我试图停止发笑,但一时收不下来。
  她开始装生气,我才努力停止大笑,变成一抽一停的小笑。我说,我也有一个求艳遇的东西在身上,说完我就又大笑起来,她也跟着我大笑起来。
  车开得很快,时速超过120,我们一直在笑,这可能是我一辈子笑得最长的一个大笑,至少有好几公里长。
  你的是什么呀?她好奇地笑着问。
  这件衣服,TTDOU艳遇T恤,我说,卖这件衣服给我的人说它可以提高艳遇几率76倍。
  什么兜?她问。
  TTDOU,我说,T-T-D-O-U,网上买的。
  这件衣服果然法力无边,我说。我突然想起她和兜里的那个裸女很相像,但觉得掀开兜给她看里面的香艳画面也不太合适,一时不知道该跟她怎么说才好。
  你这件衣服的确挺招艳遇的,她说,很漂亮,很性感。
  她这么一说我倒觉得没有解释的必要了,准备继续保守兜里面的秘密。
  呵呵,我笑了一下,心里犹豫着。
  然后我们就在车里接吻,我把她搂在怀里,我们上半身的姿势有点像跳探戈的那种样子。
  车子经过油菜花地,蚕豆地,小麦地,一些房子,一些骑马的路人,我看见这些是因为在接吻的间隙我会时不时地睁开眼睛看看窗外,怀里的女孩一直闭着眼睛,但我可能在想一些别的什么事情,所以我会时不时地瞟一眼窗外。
  她突然睁开眼睛问:那个一闪不是喝多了派的掌门么?
  是啊,我说。
  但怎么你又说他是突然想写一首派的?
  哦,都是的,两个门派都是他创立的,我说。
  哦,她说,那文雯是谁?
  我脑袋像是挨了一闷棍,嗡嗡嗡地回响,半天没有吱声。
  你怎么知道文雯?我说。
  昨晚送你回去的时候你一直在醉醺醺地念叨这个名字。
  哦,是这样,她可能是我的未婚妻,我老实说道。
  我猜到了,她叹一口气说,你是来婚前狂欢的。
  我是来婚前检讨的,我说,如果检讨不彻底,她可能就不要我了。
  那你检讨得挺彻底的,她嘻嘻地说。
  我苦笑着看着她,没有吱声。
  我亲了她一下,我觉得她的表情突然变了,她的脸蛋下的皮下组织里面已经筑起了一道防线,她的笑容不再直接发自内心,而是经过了那道防线的审查,审慎地透出无助的喜悦。
  你叫什么名字,我说。
  我不叫什么名字,她说。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说。
  我没有名字,她说,你要叫你就叫我那个什么兜吧。
  TTDOU,女主角。
  点COM,男主角。
  我们的故事开始了。
  我叫她踢踢兜。
  她叫我点炕木。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35 发表于: 2009-07-04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36]
  
  踢踢兜和点炕木坐在车上,车子行驶在环山公路上,踢踢兜累了,侧身躺在点炕木身上休息,点炕木把她轻轻地搂在怀里,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迷人的气息。点炕木大口大口地呼吸着从踢踢兜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想把这气息吸到肺部最深处,然后憋住气,憋很久,每吸一口气都憋很久,点炕木觉得这样踢踢兜的气息就会渗透到自己的血液里去,这样自己的身体里血管里就会留下来自踢踢兜的分子原子或者电子。
  
  我们在餐厅面对面坐下,她开始点菜。我坐在对面看着她。
  
  她问我能不能吃辣的,我说没问题。
  
  我看着她,看她跟服务员说话的样子,奇怪为什么一个人点菜都可以这样优雅迷人,她看服务员的眼神和说话的语气,那么亲切和快乐,好像这家餐厅吃饭不要钱似的。
  
  包括那个服务员,跟对面那桌说话的时候板着个脸,转过来跟兜兜说话的时候就亲切起来。
  
  兜兜,我说。
  
  怎么啦?她快乐地回应,语气像招呼一个三岁小孩。
  
  没什么,我说,练习一下这个名字。
  
  她微笑着看向窗外,那笑容是快乐和无奈的。
  
  我开始思考今晚会不会和她ML的问题。
  
  我发现我现在一秒钟也不愿意离开她,我的视线一秒钟也不愿意从她身上离开,我要么看着她的脸,要么看着她的身体,她的胸脯或者肩膀,她的嘴唇或者眼睛,有时候我不免要眨一下眼睛,人眨眼的时间好像是0.02秒,从眼帘眨下来到重新升上去,大概耗时0.02秒,这0.02秒就让我受不了,这0.02秒我的眼睛是闭着的,看不见她,我觉得我就陷入了黑洞,世界就会消失,我就会被丢到冥王星上去,直至这漫长的0.02秒结束,眼帘再次睁开,我才能重新回到她面前。
  
  那么如果今天我们不会分开,那么我们今晚就会睡在一起,那么我们应该就会ML吧我想。或者今晚我们睡在一起,但并不ML,我也不愿意今晚和她ML,不愿意今晚就做(为什么不愿意呢?我不晓得,这个问题可以探讨),或许我们可以明晚再做,甚至我们可以明天早上醒来就做,但不要今晚做,今晚,今晚我们可以睡在一起,今晚是我们的第一晚,我们不做,但我们可以睡在一起,我们睡在一起,我们抱着进入梦乡,但并不做,这样可能更加美好一些吧,我想。
  
  但为什么不今晚就做呢?人生苦短,而且我其实很想做,超级想做,我们的时间不多,我们不ML我们做什么呢?我们为什么要分开呢?相爱就可以ML吧?那我们相爱吗?我是爱她吗?她是爱我吗?两个人可以一见面就爱上了吗?一般应该是见几面才爱上呢?有标准吗?或者说难道今晚做了就不美好纯粹了吗?或者说肉体的相爱就比灵魂的相爱低一个档次吗?或者说必须要让灵魂先爱一个晚上才能轮到肉体吗?或者说两个刚刚认识的人在认识的第一天晚上就ML不是一件纯粹美好的事情吗?纯粹和美好又是什么意思呢?或者今晚虽然不做但我们可以躺在一起并把这一夜理解为沉默中灵魂相互抚摸的前戏呢?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36 发表于: 2009-07-06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37]
  
  你在想什么啊?她问。
  
  没什么,我说。
  
  你肯定在想什么,她说,你的眼神会说话的。
  
  我在想今晚是不是会和你ML,我就用眼神说。
  
  她又看向窗外,外面开始亮灯了,夜晚正在降临,我的问题的答案正在来临,它不紧不慢地在路上,肯定不会迷路。
  
  ALEX死了,可能是今天早上死的,也可能是昨天晚上。
  
  我们吃完饭从餐厅出来,走在路上,我问兜兜今晚还去不去酒吧唱歌,她说不想去,我说那我们回去休息吧,她说好,但我们没有商量去哪里休息,是一起去她的客栈还是一起去我的客栈还是各回各的客栈,我们没有开始商量这个,我心怀鬼胎,一步一踱地往回走,路上经过一间卖东巴纸的小店,兜兜进去买了一本东巴纸典,这是一种非常古老的东西,东巴纸是用一种非常古老的工艺做成的,上面印着非常古老的象形文字,那些象形文字就算你根本不懂东巴文你也可以猜出个大概意思,比如东巴文里的“马”,就是一个简笔画的马头,“厕所”就是画一个半蹲着的人,屁股下面挂着长条的一坨。我把东巴文里的“厕所”这个字指给兜兜看,她就哈哈笑起来。纳西人的先祖发明的这些文字,是现世唯一活着的远古文字,它的笔画,像极了一个原始人用树枝在泥地上画出来的痕迹,只是这些痕迹现在出现在纸上。
  
  兜兜的客栈门口围了很多人,有警察在维持秩序,人们的表情要么好奇要么阴郁,嗡嗡地挤在门口,我们没法进门,就站在旁边看着等,过了一会儿,几个穿白大褂的人抬了一具裹在白布里的尸体出来,人群给他们让开一条道,但更多的人又围了过来。
  
  是ALEX,一个法国小伙子,在兜兜隔壁的房间已经住了三年,今天他自杀了,把自己吊在洗手间的门框上。
  
  三年前ALEX旅游来到丽江,爱上一个纳西女孩,于是他安顿下来,开始追求这个女孩,但一直追不上,女孩不愿意还是别的什么原因,ALEX万念俱灰,今天下午被人发现吊死在洗手间的门梁上。
  
  我是在客栈的大堂听他们这样说的,说的人唏嘘着,听的人也唏嘘着,房间里一阵一阵的唏嘘声,有新进来的好事者来问,老板娘就又讲了一遍,未免又陪新来的人唏嘘一遍,挺好的一小伙儿就没了,老板娘抹着眼泪说。
  
  我不知道这件事的具体情况,我只是想,人不应该为爱而死,爱永远不会向我们指出死亡之路,爱永远要我们生,就算是不尽的折磨和苦难,爱仍然要求我们活下去。
  
  我想了一下这些,我和ALEX素未谋面,就没多想,兜兜和他见过几面,昨天下午还打过招呼,所以兜兜就特别难过,坐在她的房间的床上,兜兜一直很伤感。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37 发表于: 2009-07-08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38]
  
  今晚我不想住这里,她说。
  
  我没说话,兜兜开始收拾衣服。
  
  哎,兜兜一边收拾一边说,昨晚睡着的时候隔壁可能正有一个人在上吊,挺可怕的。
  
  我不知道说什么,就说别想这些,人人都有自己的命。
  
  像“人人都有自己的命”这种屁话,我们是经常说的,其实这句话一点意思都没有,但我们还是会说,说了跟没说一样,就像叹了一口气。
  
  命这个东西是奇了怪,每个人都有一条,但你永远看不见它,它飘忽不定,鬼神莫测,有时候一点风吹草动就会惊动它,有时候任你哭天抢地它自岿然不动。
  
  走吧,兜兜背上包说,她居然还背了一把吉它
  
  我们去我的客栈,净地客栈,在五一街,但我们不知道怎么走,但我们又不想问路,我从来不喜欢问路,没想到兜兜也不喜欢问路,找不到路的时候我习惯埋头狠走,一直走到熟悉的路标为止,于是我们就走回四方街,这样我们就知道怎么去五一街了。
  
  经过一家超市的时候我进去买了两瓶红酒。
  
  我的胃不好,我说,所以我一直喝红酒。
  
  红酒养胃吗?兜兜问。
  
  不是,红酒只是不像白酒那么伤胃,我说。
  
  你经常喝酒吗?
  
  嗯,每天喝。
  
  不要喝那么多酒,兜兜说。
  
  但酒这个东西还是好,我和兜兜在房间里一起喝了一瓶红酒之后,我们就都放松了下来,刚才经历的阴影渐渐淡去,ALEX的凄凉结局被红酒掩盖,我们回到自己短暂的爱情中来。
  
  我们唱歌吧,兜兜说。
  
  我正在开第二瓶酒,我说好啊,你唱啊,我听着呢。
  
  你想我唱什么歌?
  
  到什么山唱什么歌呗,我说。
  
  我唱首法语歌给你听。
  
  好啊。
  
  兜兜开始弹和弦,一阵简单的前奏过后,她就唱了起来,一开始我只是想到她在巴黎留过学所以唱法国歌很正常,但她一唱出来我听到那听不懂的法语就想起ALEX是法国人,我觉得这真是鬼使神差,觉得那个刚刚逝去的幽魂来到了这个房间,他刚刚死,灵魂还没有走远,或许还在这一带转悠找他的纳西女孩,听到这家乡的情歌,难保他不趴在窗口听一会儿。我看了一眼窗台,窗台上蹲着一只猫。
  
  兜兜唱歌太好听,虽然我完全听不懂歌词,但我仍然能领会其中的感情。唱歌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奇怪就奇怪在这里,有两点很奇怪:
  
  第一点,人有话要说不好好说,偏要用一种很奇怪的声调说出来,用唱的方式说出来,这很奇怪,而且是翻来覆去地说同一句话。如果那些歌词不是唱出来的,而是说出来的,我们就会觉得乏味,觉得不对,觉得根本不对,完全不对,彻底不对,反正不对,就觉得感情得不到抒发,心意得不到传达,一定要唱出来才行。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38 发表于: 2009-07-16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39]
  
  我一下子又想到远古时代那个发明唱歌的人是怎么发明唱歌的呢?这很奇怪,他是怎么唱起来的呢?这简直就太奇怪了,他居然会咿咿呀呀地唱一些句子出来,这简直太搞笑了,而且旁边听到他破天荒唱出人类有史以来的第一首歌的时候,天崩地裂,神惊鬼愕,草木起伏,云移风驻,他们全部都呆住了,一个个张着大嘴巴惊讶的看着他,说不定听的人听完了就开始鼓掌(如果那之前他们已经发明了鼓掌的话),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唱歌是和鼓掌同时发明的,一个天才发明了唱歌,旁边另一个天才听完就发明了鼓掌,啪啪啪啪,他突然发现可以这样用巴掌表达他的激动和喜悦。
  
  从那一刻开始到今天迩来几万几千岁我们都是这样,一有人唱歌,唱完就有人鼓掌(那些一个人躲在角落里自己偷着唱的人不算,事实上也是有这样的人的,一个人猫在墙角,对着墙壁唱一些别人听不到的歌,那些人我们不要去打扰他们。)
  
  第二点奇怪的是,我根本听不懂兜兜在唱什么,但通过她唱的旋律和嗓音,我完全能理解她在表达的感情,完全能领会那种深沉和忧伤,我听着听着就入了迷,我看着兜兜,听她唱歌,那歌声似乎是在说:我莫名其妙爱上你但我就要离开你,我不知道我为什么爱你,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离开你,反正我莫名其妙爱上你,反正我就要离开你。
  
  大概是这个意思,我猜的。
  
  等兜兜唱完了,我就鼓掌,我看着她,她看着我,大概沉默了那么两三秒四五秒,我问:你唱的这首歌是什么意思啊?
  
  兜兜说:这是一首法国二战情歌,讲一个女孩正在送她的情郎上战场,在火车站唱的别离歌。
  
  我基本猜对了,但我并不因此高兴,我说,好听啊,来,干一杯。
  
  兜兜笑着拿起酒杯和我干了一杯。
  
  干掉这一杯我们就是空白人,兜兜嘻嘻地说。
  
  干掉这杯我们买单走人,我说。
  
  渐渐地我们就都有点醉了。
  
  然后我们开始接吻,我把她抱起来,放到床上。
  
  如果ALEX有这样一次和爱人在一起的机会他会自杀吗?如果他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他会自杀吗?如果他相信他将来会有这样一次机会他会自杀吗?如果他相信自己将会有这样一次机会,哪怕只有一次,一生只有一次,如果他相信这个他会自杀吗?想到这个,我明白ALEX已经完全失去了信念,他自杀,是因为他相信这一切永远不会发生,他和他爱的人将永远隔离,他永远碰不到她,不能将她抱到床上,不能扒掉她的衣服,看不见她在自己怀瑞安静地合上眼睛,她永远不会将自己交给他,所以ALEX自杀了。
  
  但是现在,兜兜把自己完全交给了我,她闭着眼睛,躺在床上。
  
  这个女孩在我面前赤裸着,我拉开被子将她盖住,然后钻进被子去亲吻她的身躯。
  
  我在想,让我们恋爱吧,人生苦短,我们的人生更短,我们还有八天的时间,在我离开丽江之前,我们还有八天,八天之后我就是ALEX,她就是那个传说中的丽江女孩。
  
  八天之后就是下辈子。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39 发表于: 2009-07-16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40]
  
  我轻轻地示意兜兜转过来,她就转过身来,缩在我怀里,我抱着她,我的手臂绕在她身后,她的手臂环在我脖子上,我们的身体紧贴着,就这样,我们突然安静下来,灵魂得到满足,身体得到安宁,我们就睡着了。
  
  等我醒来,趁着朦胧夜色,我看见身边的女孩。兜兜是侧躺着的,因为我掀开了被子,有点冷,她就在睡梦中蜷起了身体。
  
  我轻轻地贴近她的颈窝,开始闻她的身体,发际间散发出的一股淡淡的香味,我像一个匍匐在她身上的幽灵,贴着她的身体逡巡着、游移着,将她周身闻了个遍。
  
  女孩身体不同部位的味道是不一样的,腋窝、颈窝、酒窝和其它窝,我闻遍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我想记住这些味道,这是我一个人的秘密,这甚至不是兜兜的秘密,她睡着了不知道这些,她也闻不到自己的味道。
  
  我想记住那些迷人的味道,但这是不可能的。
  
  迄今为止人类还没有发明记忆味道的工具,我们的感官,人类发明了各种工具去记载感官感受的对象,比如我们眼睛所看到的,可以通过相片或录像记录下来,我们的耳朵听到的,可以通过录音机记录下来,我们还可以把耳朵听到的眼睛看到的同时记录下来,我们还可以把我们想到的用文字写下来,但我们闻到的味道,我们没有任何办法把它留下来,我们的记忆也完全不可靠,我们甚至根本无法描述。
  
  如果有一个味道记忆器,我当时可以记下那些味道,我现在就可以再次闻到她,我打开味道记忆器,我就闻到她,仿佛她就在身边,我觉得这一定比相片或者录像来得真实,或者嗅觉比视觉和听觉更接近灵魂一些。
  
  你想,如果你有这样一个味道记忆器,你把它放在鼻子下面,啪的一声,打开,一缕遥远的气味幽魂般从里面升起,那是你初恋女友的味道,十几年前那天下午你们在歪脖子槐树下约会的时候从她身上采集的,混杂着一点点槐花香。
  
  我保证你只要一闻到那幽灵般的味道你的眼泪就会夺眶而出。
  
  那摄人心魄的味道,就是刀锋上的花瓣,柔软而锋利,温存而嗜血。
  
  我贪婪地闻着她身上的味道,我知道我必将完全遗忘这些味道,在记忆的残缺处,在大脑皮层这些味道消失的地方,只会剩下惆怅和忧伤。
  
  在我游荡在她胸前的时候,我感到一只手搭在了我的头上。
  
  兜兜醒了。
  
  你怎么啦?她轻轻地问。
  
  我想记住你,我说。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