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9966阅读
  • 90回复

ZT踢踢兜丽江之恋(你说情色,她说忧伤)(连载)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20 发表于: 2009-07-04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21]
  
  净地客栈在五一街,和古城里的其他所有客栈一样,是一间客栈,在成为客栈之前,它和古城里所有其他客栈在成为客栈之前一样,是一处古老的民居。
  
  服务员带我穿过院子,来到里厢的小院子,有三个客人正坐在藤椅上下棋。太阳光从屋顶切下来,两个人被太阳照着,另外一个在阴影里面。在阴影里面的那个,他面容模糊,手里正拿着棋子,他伸手落棋的时候,手就伸到阳光里来了。
  
  将军!他说,说完整个身体缩回到了阴影里面去,在里面嘿嘿笑着。
  
  晒着太阳的两个都向棋盘俯下身去,阴影就将棋盘笼罩了。
  
  哐的一声,服务员替我推开门,这间怎样?她问道。
  
  我朝里面瞟了一眼,啥也看不清,我说好啊。
  
  我进了门,往床上一栽,就睡着了。
  
  等我醒来,天已经黑了,好像有点饿,我看了一下表,没带。
  
  出得客栈,外面人来人往,不像是太晚的样子。
  
  我往左边走了几步,我不晓得左边是什么,但我鬼使神差转回头又往右边走,朝我的命运走去。
  
  丽江无处不在的是溪水。
  
  每条巷子的旁边,每间屋子的窗前檐下,都是清澈见底的小溪。有的大一点,有的小一点,溪水不停地往下流淌,或者急一点,或者缓一点,但都无时无刻无处不在地往下流淌。
  
  哗啦哗啦,哗啦哗啦,丽江处处都是这个声音。
  
  小溪像一张网一样,把古城罩住。
  
  我沿着一条小溪往下走,看到一家小门脸的肥肠粉(旁边有家卖裙子的店铺,一个小姑娘站在门槛上,边转圈圈边说:快来买啊,可以当裙子也可以当披肩啊),我就钻了进去。
  
  等我从肥肠粉店出来的时候,肚皮里面已经填了一碗肥肠粉,嘴巴上是油,我用手背揩了一下。
  
  真好吃。
  
  服务员跟我说慢走的时候我转头跟她说了声谢谢。
  
  我决定四处逛逛,看了一下表,没带。
  
  大学的时候我喜欢一个人上街跟踪人。
  
  我一个人上街,随便找一个人就开始跟踪。一般是跟踪一个美女,有时也会跟踪一个其它什么人,提篮子的老太太,推手推车的中年人,我一直跟着他,跟半小时左右,然后就地休息,抽根烟,喝杯可乐,然后换一个人跟踪。
  
  我用这个方法打发过大量无聊的时间,也用这个方法了解这个世界,也学会了用这个方法去爱人。
  
  我看到了很多人一个人的时候的表情,这让我爱上了很多人。
  
  我选中了一对情侣。
  
  他们拉着手,女孩正停下来翻拣路边小摊的纪念品,男的在边走边张望,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他们拉在一起的手就扯平了起来,各自的身体倾向对方,在我面前形成一个造型,我就注意到他们了。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21 发表于: 2009-07-04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22]
  
  女孩齐耳短发,圆脸,身材稍胖,但不是特别胖,而是给人一种软软的肉乎乎的感觉,穿一件长袖黑白条纹衫,牛仔裤,很舒服的样子。男的我就不描述了,管求他是谁。
  
  如果他们在10秒钟内不松开手,我就跟踪他们。
  
  那小伙子转过身来,向女孩走回去。
  
  我数到十,他们还拉着手,我就在旁边站着,等他们开始走。
  
  女孩什么也没买,直起身来,两人拉着手继续往前走去。
  
  我跟在后面,时断时续地听到一些他们的对话。
  
  我要给我妈买一把牛角梳,女孩说。
  
  白天再买,男孩说,白天才看得清楚牛角的颜色。
  
  你懂怎么看吗?
  
  不懂啊。
  
  那你就是不懂装懂。
  
  我又没说我懂呃。
  
  你说白天才能看颜色。
  
  看颜色又不是就懂。
  
  你不懂你看什么颜色?
  
  不懂就不能看颜色啊?
  
  不懂你看颜色干什么?
  
  喝,你这人说话怎么这样?
  
  就这样就这样,我这人就这样,女孩嘻嘻笑起来。
  
  仰起头看着男孩,她脸上有一对可爱的酒窝,男孩就亲了她一下,连我都想凑上去亲一下,但我没上去亲这一下。然后两个人继续往前走,我继续跟在后面。
  
  两人沉默了很久,继牛角梳之后很久没有话题,两只手一直牵着,走到了四方街。
  
  他们在四方街小溪旁的石阶上坐下来,男孩坐在石阶上,女孩坐在他身上,两个人就在那里接吻,男孩的手伸进女孩的背上去摸,从他手臂伸进去的长度来看,也是摸到神道穴左右的样子。
  
  我只好坐在离他们五六米远的地方,耐心地等他们接吻,觉得自己很敬业。
  
  如果不是我在这里耐心地跟踪他们,夜晚熙熙攘攘的四方街就不会有人知道他们在这里接了如此之久的一个吻,两个身体在夜色掩护下相互厮磨,灯光昏暗,人来人往,到后来我发现那个女孩在哭。
  
  男孩子在帮她抹眼泪,女孩挡开她的手,站起身就走了。男孩赶紧跟上去,我也赶紧跟上去。
  
  走进樱花坞那条巷子的时候,女孩已经没有哭了,两个人又拉着手,似乎是漫无目的地逛着。这一带尽是酒吧,很吵,我又不能把耳朵凑到他们脸上去,所以我只看见他们的嘴唇在动,但不能听见他们在说什么,有时会看见他们在笑。
  
  穿过那条巷子,来到较为安静的玉河广场,我又能听到他们的对话了。
  
  哎,女孩在叹气。
  
  男孩沉默。
  
  哎,这些天真是太好了,女孩又叹了一口气说。
  
  男孩只是微笑。
  
  我们回去吧,女孩说,你明天早上还要赶早班机。
  
  男孩说没关系,我可以在飞机上睡。
  
  但他们还是转过头向回走,擦肩而过的时候我若无其事地给他们让开路。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22 发表于: 2009-07-04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23]
  
  一路上他们都没怎么说话,脚步越来越快,我跟得有点气喘吁吁,偶尔会听到他们笑几声,男孩一边小跑一边小声开玩笑地问了一句:“湿了呀?”,同时在女孩的屁股上摸了一下,女孩拍开他的手,用有点生气和撒娇的语气嗯了一声,然后就看见他们钻进了净地客栈,原来是和我住同一家客栈的。
  
  我没有进去,我看着他们进了客栈,知道跟踪就此结束,总不能跟到床上去验证到底湿了没有如果没湿要不要我帮忙去买支润滑剂,不关我的事,我往右走了几步,又鬼使神差地转过身,朝左边的命运走去。
  
  在一条不知道叫什么街的路口,一个三岔路口的一角,对面是一条比较大的小溪,正好有一个比较大的落差,所以行成一个勉强可以说得上是瀑布的瀑布,瀑布发出比一般溪水大一点的流水声,就在这个瀑布的对面,有一家酒吧,我莫名其妙地就走了进去。
  
  看见我进来,店员就迎上来,问我几个人,我说一个。
  
  她引我到酒吧一角的沙发上坐下,放了一本酒水单在我面前。
  
  我点了一支红酒,按我的量,一支红酒刚刚好。我看了一眼服务员,挺漂亮的,可能是旅行打工的,我又看了她一眼,接着又看了一眼,心中开始遐想,装着看向别的地方,趁她不注意又回头看了一眼,的确挺漂亮的。
  
  靠窗的一角有一个麦克风,一个女孩正弹着吉他在唱歌。
  
  女孩唱的歌我听不清歌词,样子也看不清,但她的声音足够迷人,有些人的灵魂长在喉咙里面,她们(那些灵魂)从喉咙里跑出来,见人就杀,五步一砖头,十步一砍刀,所谓牯岭街少女杀人事件,你要是中招,九死一生,最轻也是终生残疾,你要是没有中招,你需要耐心等待。
  
  灯光昏暗,我左右找了一下,找到一个更接近她的位置,就起身坐了过去。
  
  后来我看到那个漂亮服务员傻帽帽地拿着打开的红酒走到我刚才坐的位子,惊讶地发现我不在,然后看见我在这边朝她挥手,才如释重负地朝我走来。
  
  波尔多考维庄园05年的圣泽门干红,上海的家乐福卖130元一瓶,丽江的一间路边酒吧卖900元。
  
  我倒了一杯,自己在空中跟空气碰了一下,干掉。
  
  唱歌的女孩长着一张甜美的鹅蛋脸,脸上有一种难以描述的柔和,和文雯的漂亮不一样,不,我们不说文雯,我是一个空白人,不是一个可能失恋或者即将结婚的倒霉蛋,唱歌的女孩长着一张甜美的鹅蛋脸,脸上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柔和,低下眉头看吉他的时候,眼帘有一道美丽的曲线,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我不晓得她是驻店歌手还是客人,她的灵魂长在喉咙里,从那里发出清澈的声音,那声音在屋子里回绕,刀光剑影,寒风阵阵,客人们在鼓掌,我渐渐地就呆若木鸡,血流如注。
  
  我是一个空白人,每喝一口,我就空白一些,这些酒正在将我洗干净,洗掉我的记忆和身份,我点第二瓶酒的时候,我想我已经有点醉了,我歪歪倒倒地站起身,走到洗手间吐了一顿,那些吐出来的秽物可能就是被酒洗下来的污垢,从我的身体里面彻底排出来,我漱完口,感到自己已经是一个完完全全的空白人,轻飘飘地走回到座位上。
  
  如果我的人生从那天晚上开始,我觉得也是不错。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23 发表于: 2009-07-04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24]
  
  那就从今天重新开始吧,我闷头灌了自己一杯,开始胡思乱想。
  
  如果唱歌的这个女孩是我女朋友会怎么样呢?我们四处卖唱为生,她唱歌,我打鼓,虽然我不会打鼓但我可以学,而且我一直觉得如果我会打鼓一定是一个超一流的鼓手。我现在就打给你们看,我就甩着手噼噼啪啪地在桌上一顿乱敲,啪的一声就把酒杯打碎在地上。
  
  没关系,我说,换一个酒杯给我。
  
  服务员走上来说,先生你喝醉了。
  
  醉你个屁,我说,换一个酒杯给我。
  
  我虽然趁着酒兴这样说,但其实我很羞愧,我觉得我在她面前丢脸了。但这样一想我就生起自己的气来,决定破罐子破摔。
  
  你—唱的歌好听,我我我唱得比你好听,我像个纯种傻*似的指着舞台说。
  
  那女孩看着我,微笑着给我点了一下头。
  
  你—唱的歌好听,我我我唱得比你好听,我像个纯种傻*似的又说了一遍。
  
  她走到我身边说,好啦好啦,那你唱一首给大家听嘛。
  
  她说话的声音就把我镇住了,我好像醒了那么一刹那,觉得那声音是从天上来的。
  
  我不会唱歌,我说。
  
  你会的,谁都会唱的,她说。
  
  我不会,我说。
  
  好嘛,你不会,全天下就你不会,她说,那我唱一首给你听。
  
  说完她在我身边坐了下来。
  
  我从来没有听人像她这样唱《从头再来》,崔健的《从头再来》,她用非常柔和温暖的声音唱这首歌,我没有想到像她这样年轻的女孩会唱这首二十多年前的老歌。
  
  她压低嗓门,像一只蛐蛐一样唱起来:
  
  我脚踏着大地,我头顶着太阳
  
  我装做这世界唯我独在
  
  ……
  
  ……
  
  感觉不到心跳,感觉不到害臊
  
  感觉不到自己想还是不想知道
  
  ……
  
  ……
  
  我想要离开,我想要存在
  
  我想要死去之后从头再来
  
  不晓得崔爷听别人这样唱他的歌会怎样反应,她活生生把这首节奏硬朗的摇滚唱成了一首抒情小调,把那些嘶哑粗糙急切的嗓音化成一缕悠远柔和的天籁。
  
  想要离开,想要存在
  
  想要死去之后从头再来
  
  她拍着我的脑袋反复唱这一句,我觉得自己像一只就要融化的绵羊。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拍我的脑袋,是不是有些人一见面就会觉得亲切,有些人一见面你就有早就相识的感觉?这个时候你就想上去拍他的脑袋,或者是她的屁股。
  
  我唱一首给你听,我挣扎着抬起头来说。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24 发表于: 2009-07-04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25]
  
  我当时已经完全喝醉了,我拿起酒杯又灌了一口说,我唱一首给你们听,我站起来向酒吧里别的人挥挥手,才发现酒吧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没人了,只有服务员乐呵呵地看着我。
  
  酒吧里只剩下我和她,还有那个乐呵呵的服务员。
  
  我跟你们念一首诗,我说。
  
  我背得我的朋友喝多了派的掌门一闪的一首诗,我今天喝多了,觉得正好可以跟她念那首诗。
  
  我走到台上开始背诗,她们两个在下面傻乎乎地看着我。
  
  《喝多了诗之空白人之歌》
  
  你看
  
  这身体里已经充满酒液
  
  胃,大肠
  
  小肠
  
  十二指肠
  
  盲肠
  
  脾脏
  
  肝脏
  
  心脏
  
  前列腺里面
  
  那些细胞
  
  都充满了酒液
  
  再来一杯
  
  你说这晚晚醉
  
  不如那当街睡
  
  喉咙口还有余量尚未充满
  
  在扁桃体和舌根之间
  
  还有两杯的量
  
  我先敬你家皮下脂肪一杯
  
  再敬你家毛细血管一杯
  
  第三杯敬指甲盖下面那块粉红色的小肉肉
  
  让这液体进去有点发胀
  
  微微醉
  
  正好睡
  
  放下杯就是生离死别
  
  放下杯就是斗转星移
  
  不要埋怨我没提醒你这一杯下去
  
  就是落花流水麻木天下雨
  
  就是鬼神颠倒随他去
  
  你说这当街睡
  
  不如那晚晚醉
  
  反正再来一杯再说
  
  有些声音听不得
  
  就像我的肛门尖叫了一声
  
  它说坐骨神经你应该来一杯
  
  坐骨神经说迷走神经也要来一杯
  
  迷走神经说晚晚醉不如当街睡
  
  当街睡不如当街脱了裤子睡
  
  左鼻孔和右鼻孔互敬了一杯
  
  老李说只愿长醉不愿醒
  
  我们反正要喝到肚皮有点透明
  
  完全透明
  
  我们露出我们的肺
  
  露出我们的肺
  
  露出我们的肺结核
  
  露出我们的脂肪肝
  
  露出我们的胃溃疡
  
  露出我们的胸腔肋骨皮包骨
  
  岑夫子丹秋生
  
  将进酒,杯莫停
  
  干了这杯我们就是空白人
  
  干了这杯我们买单走人
  
  干了这杯我们买单走人,我反复反复地念叨这句干了这杯我们买单走人,一头栽在地上不醒人事。
  
  那天晚上,我彻底把自己格式化了。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25 发表于: 2009-07-04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26]
  
  醒来已经是中午。
  
  我开始回想前一天晚上。
  
  我一头栽在地上,然后呢?
  
  不记得了。
  
  有人敲门,进来,我说。
  
  你有快件,服务员推开门说。
  
  我接过来一看,是在上海定的的衣服。
  
  我付了钱,服务员关门出去,我打开了包裹。
  
  很漂亮的几件衣服,摸在手上质感非常舒服。我摊开那件黑色的POLO衫,穿在身上,柔软细腻的布料从身上滑过,很温暖的感觉。
  
  我掀开衣服上的小兜,往里面看去。
  
  我当时就傻了。
  
  就是她,昨晚遇到的那个女孩,怪不得昨晚我觉得眼熟,TTDOU的那个女孩,那眼神就是她,在T恤的兜里她赤裸着身体,拿着一把老式的红色电话,扭头看向我。
  
  我穿着POLO仰面躺下,枕着枕头,时不时地掀开小兜,和里面的眼神对视一阵,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她们是同一个人吗?但这怎么可能?
  
  我从床上弹起来,决定去酒吧找她。
  
  酒吧没开门,隔着玻璃窗往里面看,一个人也没有,只看见自己鼻孔吐出来的气在窗玻璃上留下两团扇形的雾气。
  
  昨晚她弹的那把吉他还靠在墙角。
  
  晚上再来,我想。
  
  在三岔路口,我随意走进其中的一条往上走的巷子,旁边仍然是一条小溪,叽叽咕咕地流淌着。每隔几米就有人放一个塑料篮子在水中,里面浸着啤酒。
  
  如果有客人要喝啤酒,店家就会把篮子提上来,拿出一瓶冰冰凉的啤酒来,那种冰冰凉和冰箱里面的冰冰凉不一样,那种冰冰凉是雪山的冰冰凉,叫“雪山冰冰凉啤酒”,这名字是我刚刚给它取的。
  
  我也想来一瓶雪山冰冰凉啤酒,但现在是中午,肚皮很饿,不是喝啤酒的时间,路上的行人和昨天晚上那群醉生梦死的人是同一群人,但他们的表情和昨晚不一样,他们现在早已经收拾干净,换了一副闲适安逸的表情,昨晚的那种表情可能只还留在我一个人脸上。
  
  左边是一家叫浪漫一生的酒吧,我瞟了一眼,没准备进去,转头看见右边是一家叫浪费一生的酒吧。
  
  我猜前面应该还有一家叫浪荡一生的酒吧,但没有,我走了几步,又折回来,钻进浪费一生。
  
  一生我浪费不起,几天还是可以的。
  
  坐在酒吧的露台上,我要了一份牛扒、一杯柠檬茶。露台可以俯视丽江古城,照相要交两块钱,但我点了牛扒,照相就不要钱,但我没带相机,我就在琢磨是不是牛扒可以便宜两块钱,而且喝柠檬茶也可以免费照相,我也不照,这样我就可以省四块钱。
  
  是不是这样?我问服务员。
  
  服务员咯咯咯地笑个不停。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26 发表于: 2009-07-04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27]
  
  丽江古城就在我眼皮底下,密密麻麻的屋檐,延绵到远处深蓝色的大山山脚,屋顶清一色的青瓦,间中勾勒着白边,屋与屋的夹缝中透出白色的山墙,偶尔有大树冲出来,抹出一团墨绿。
  
  高处是压得很低很低的灰蒙蒙的天空。一片乌云正在移动,向一处山顶冲去,眼看着就要把山顶给撞塌了,它(那团乌云)径直冲上去,山峰一动不动,等它撞上来,撞了再说吧。
  
  乌云撞山,那是谁也挡不住的事。
  
  下面房子很密,完全挡住了街道,只听见嗡嗡的人声,看不见一个人。但我晓得在那些街道上,或者屋子里,有一个人,她要么走在街上,要么在屋子里,要么一个人,要么和别人一起,要么在吃饭,要么吃完了,我看着古城胡乱猜想她在干什么,自从我变成空白人以来,她在我空白的心里无意间抹下了第一笔。
  
  不远处的屋檐隙缝中伸出一个篮框,看不见下面完整的篮球架,更看不见打篮球的人,只看见最高处的篮框,只是时不时的,看见一个橙红色的篮球被抛上来,进篮,或者在篮圈上绕两圈,又掉下去,接着就听见几个小孩的欢呼声。
  
  我可能是吃饱了,我猜的。
  
  问服务员几点,答12点。出乎我的意料,我以为应该是下午两三点了。
  
  那还早得很,丽江八点才天黑。
  
  我决定去拉市海转转。
  
  快步走出古城,来到外面的大街上招车。
  
  我问司机去拉市海多少钱,八十,他说。
  
  太贵了吧,我说。
  
  七十,他说。
  
  贵,我说。
  
  六十,他说。
  
  贵,我说。
  
  五十,不能再少了,他说。
  
  二十,我当机立断地说。
  
  上车上车,他说。
  
  我拉开车门正要上车,一扭头,就看见了她。
  
  美女正一个人站在路边,穿着一件白色的帽衫,牛仔裤,运动鞋有一搭没一搭地踢着空气。
  
  我关上车门,头钻进窗户跟司机说了声对不起我不去了,司机很气愤地看着我,说了几句我听不懂的纳西话,我估计他是在骂我,就朝他嘿嘿笑了两声。
  
  我绕到她身后,盘算着怎么跟她搭腔。
  
  我在“你唱的歌真好听”和“你一个人啊?”以及“今天天气真好”三句之间犹豫,但今天天气并不好,阴天还时不时下小雨,我就先排除了第三句。
  
  我低着头琢磨,如果说第一句可能可以迅速赢得好感,但第二句才是我真正想马上知道的,但第一句肯定已经有很多人跟她说过了,我再说一遍效果不会怎样,但第二句是不是太唐突?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27 发表于: 2009-07-04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28]
  
  嘿,你在这里啊?我突然听到她说。
  
  啊?我一时结巴了。
  
  我刚才还去找你呢,她说。
  
  你去找过我?!你去哪里找我?我惊喜之状溢于言表。
  
  去你的客栈啊。
  
  你知道我的客栈?
  
  你这么忘恩负义啊,昨晚还是我送你回去的!
  
  昨晚你送我回去的?
  
  我和小樱啊。
  
  哪个小樱?
  
  酒吧的服务员啊。
  
  你们两个女孩送我回去的?真不好意思。
  
  我还担心你昨晚那个样子会不会出什么事呢。
  
  呵呵,我昨晚什么样子?
  
  你昨晚醉得跟头猪似的。
  
  呵呵,我一直都跟头猪似的,我说。说完我看着她,然后我想起了我的台词,就开始一口气地念:你唱的歌真好听,你一个人啊,今天天气不错你去不去拉市海?
  
  我正准备去束河呢,她说。
  
  去束河好啊,我们去束河。
  
  束河你去过吗?
  
  还没,我昨天刚到的。
  
  那还是去拉市海吧,她说。
  
  好,我们去拉市海。我简直高兴得有点晕,我说拉市海好啊,拉市海好,我都跟司机讲好价钱了。一扭头,那车已经不在了。
  
  我又拦了一辆车,去拉市海多少钱?
  
  二十,司机说。
  
  十五,我说。
  
  十五你找别的车去。
  
  十八,我说。
  
  二十就是二十,我都跟你开实价了,司机说。
  
  十九啦,十九啦,我说。
  
  司机一脚油门就走了。
  
  丽江的司机太奸诈了,我转过头来对她说。
  
  她像看一个外星人一样看着我,看得我有点不好意思。我赶紧解释:本能、本能,我说,我是搞毛衣的,不会谈价就会死。
  
  你是做毛衣的?她说。
  
  不是毛衣,是贸易,我说。
  
  你刚才说是毛衣啊,她说。
  
  刚才我用的是搜狗的拼音输入,打错了,我说。
  
  她说哦。
  
  我把那天在拉市海的相片重新看了一遍,否则我会记不清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其实那天发生的事情我应该永远不会忘记,那么刻骨铭心,又那么简单。但我其实真的不太记得那天发生的事,我重新看了一遍相片,恍恍惚惚想起一些情节,如果不是相片就在眼前,按事情发生的顺序排列着,我一定会怀疑这些事情是否真的发生过。
  
  但它们真的发生过。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28 发表于: 2009-07-04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29]
  
  相片1:拉市海远景。我下的士的时候拍的,相片上没有人,拉市海是一个群山环绕的高原小湖,天空压得很低,大雾正从山坡上升腾而起,和天空的云层连成一片,有一块颜色更深的灰蒙蒙的云柱把天地连在一块,那个地方正在下雨,离我拍摄的地方大概一公里远。
  
  那个地方在下雨,我说着放下相机指给她看。
  
  那里是在下雨啊?她惊讶地说,也拿起相机来拍。
  
  云南18怪,东边下雨西边晒,我说。
  
  那等一下我们这边会不会下雨呢?她说。
  
  会的,马夫立刻插嘴说,他说得很有把握,而且语气其实挺自豪的。
  
  就是说我们现在看见一公里外的那场小雨,它在朝我们移动,过一会儿就会淋到我们身上。
  
  这是第一张相片拍摄时的情景,我们刚刚下车。
  
  在的士上我们交谈过一阵,我知道她是一个自由设计师,刚从法国留学回来一年,平时从事务所接设计单子,按单收费,这次是接了一单文具的设计,M&G要做一套藏地风格的笔,她出来采风,丽江是第一站,接下来要去稻城,然后进藏,再去尼泊尔,两个月后回上海,交作业。
  
  她的职业听起来让我很羡慕,我就没怎么跟她说我的职业。
  
  你是干什么的?她问。
  
  做贸易的,我说。
  
  做什么贸易啊?
  
  外贸?
  
  外贸什么?
  
  什么都外贸。
  
  那你去过巴黎吗?
  
  经常去,才回来,我说。
  
  我也才回来,她说。
  
  怪不得我看你很面熟,我说。
  
  哈哈,说不定我们是坐的同一班飞机哦,她说。
  
  我很想跟她说TTDOU的事,告诉她我T恤兜里有一个很像她的女孩,但我一直没说,不好意思,因为兜里的女孩一丝不挂。
  
  相片2:她骑在马上,回头看着我笑。
  
  人的表情是这样的奇特,你根本无法描述人的表情,你讲不出那个笑起来的嘴角的角度或者眼神里面的东西,你只能感受她,然后静静地体会她,臣服于她。一个表情胜过千言万语,那回眸一笑,消除了我们之间的全部距离。
  
  她骑在马上回头看着我笑,我咔嚓一声拍了下来。
  
  现在我再看着她当时的表情,我仍然无法描述,只是能再次感受,那个笑容里面的信任和亲切,那是一个相识多年的灿烂笑容,是一个我还不知道名字的陌生女孩充满爱意和快乐的笑脸。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29 发表于: 2009-07-04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30]
  
  你为什么一见到我就那样亲热?我后来问她。
  
  不知道,她说,可能是你昨晚喝醉了的样子好可爱,你念的那首诗也好可爱。
  
  那首诗可爱你找写那首诗的人去好了,我说,我有他的电话。
  
  她没吱声,沉默了一会儿,我不要和你有关的任何人的电话,她说。
  
  相片3:我们俩骑着马在山顶合影,拍摄者是马夫。背景是连绵的大山,乌云压顶,那股下雨的云在画面右下角,它还在东窜西跳地下雨。
  
  帅哥靠近一点,美女抬头看这里,马夫说,马夫说话口齿不清。
  
  头靠近一点,马夫说。
  
  帅哥头往左,美女往右,马夫说。
  
  我们各自骑着自己的马,当时我已经学会了要让马往哪边移动,就揪住那一侧的缰绳扯,马的鼻子是被缰绳栓住的,你一扯,它就肯定跟着动,它没法不动,要不然它的鼻孔会很痛。我扯住缰绳往她那边移,马就靠了上去(马好惨),我们的马紧紧地靠在一起,我和她也就靠在了一起(从这里我们可以重新理解一遍“被人牵着鼻子走”这句俗语,这句话原来就是从马这里来的)。
  
  我们靠得很紧了,我心里油然而生的是控制马的成就感,我就得意地看向她。
  
  嗳,马夫说,这样好,看着看着,嗳,好好好,帅哥亲美女一下。
  
  这马夫真是深谙人意,我想,但我没好意思真亲,我顺着他的话开玩笑似的亲过去并没准备亲到,我只是努起嘴唇,乐呵呵地把嘴唇递上去。
  
  我就亲到了她。
  
  她侧过脸来接住了我的嘴唇,那难度不亚于接一个来路不明的飞镖,但她接住了,我五雷轰顶般亲到她丝绸般的脸庞。
  
  马夫同志就在这一刻咔嚓了。
  
  这是相片3,我在亲她的脸,我的眼睛是睁着的,很惊讶的样子,她的眼睛是闭着的,很安静。
  
  相片4:相片4是马夫的背影,他穿一件红色夹克衫,皱巴巴的,戴一顶很滑稽的有尾巴的毛皮帽子,那个帽子其实是狗皮的,但被染成了豹皮的颜色,我拍这张照片完全是为了纪念上一张照片。
  
  有的人,在浑然不觉中改变了别人的命运,却继续对别人的命运浑然不觉。世界上充满了这样的鸟人,这个世界主要是由这样的鸟人构成的,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就是这样的鸟人,改变了别人的命运的时候,我们就是这样的浑然不觉,跟个傻*似的。
  
  这个马夫就浑然不觉,他没有发现拍完刚才那张亲吻的相片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说话,他还是哼着他的纳西小调,能有多难听他就哼多难听,
  
  我们一言不发地下山。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