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0282阅读
  • 90回复

ZT踢踢兜丽江之恋(你说情色,她说忧伤)(连载)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09-07-04
作者:踢踢兜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1]
  
  
  
  
  
  导航仪是个好东西,它可以精确地计算出地球上任意两个点之间的路途距离。
  
  今天晚上回到家,下车之前,我打开揽胜车上的导航仪,输入丽江古城五一街的地址,按下确认键,过了一会儿,导航仪就计算出我现在离那个街口的距离是2917.4公里。
  
  我静静地看着这个数字,看了一会儿。
  
  再按下“导航详情”的按键,就跳出来一个长长的列表,告诉我从上海市静安区愚园路去到那个街口的最短路线,那是一条翻山越岭跨省过境的路线,左拐右拐都标得很清楚,沿着那条路线,我就可以呼啸而至,重新站在五一街路口。
  
  但不管我的速度多快,她都不会再站在那里等我。
  
  如果她曾经回到那个地方,我也不会知道。
  
  导航仪再牛,也不能找出她现在在这个星球的什么位置。
  
  我在手心记下2917.4公里这个数据,没什么用,只是供我躺在床上看,我无聊地躺在床上,看着自己手心的这个数字,觉得我离那个地方的确非常遥远。
  
  我是一个热爱痕迹的人,热爱所有的痕迹,我觉得痕迹是这个世界上最美最迷人的东西,我侄儿四岁的时候在我新房的白墙上留下的脏手印,几年了我都没有擦掉,因为我喜欢那个痕迹,我让它留在那里,孩子一点点长高,等有一天他已经长成一个大小伙子的时候,我再把墙角的那个手印指给他看,他要蹲下来才会看到,那个痕迹还在那里,是他小时候留下的,清晰得就像是刚刚留下的,他的童年就会穿透时间来到他自己面前。
  
  但我现在心里想着的这个人,她什么痕迹也没有给我留下。
  
  现在是凌晨两点,我从床上醒来,其实不是醒来,我根本没睡,我在床上翻来滚去几个钟,在昏昏沉沉中爬起来,打开一瓶红酒,决定开始写这个故事:
  
  文雯一脸怒气地冲进我的办公室,这个怒气是装出来的,我看得出来,她的脸部深层肌肉里面其实在笑,还有一点害羞和恶作剧,但表面看起来,她是一脸怒气。
  
  她冲进我的办公室,啪的一掌拍在我肩膀上拍得我在椅子上转了一圈,等我转回来,她已经钻到我的办公桌旁边等着我了。
  
  我故作夸张地叹了一口气。
  
  这是我们打的一个赌,我赢了。
  
  赢了的奖励就是她来办公室和我ML。
  
  两年来,我们在我办公室ML的次数肯定比在床上的次数多,多很多,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在床上做了,甚至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在我办公室以外的地方见过面了。
  
  一开始是为了寻刺激,我跟文雯商量在我办公室做,她听了很高兴,放下电话就从浦东赶了过来。
  
  再后来是为了图方便,半夜12点,我一边加班一边跟她在QQ上聊天。
  
  又在加班吗?
  
  是啊。
  
  加那么多班干什么嘛?累死了。
  
  挣钱娶你啊。
  
  臭美吧,谁说我要嫁给你哦。
  
  娶别人也要钱啊。
  
  娶我不要那么多钱的。
  
  敢情要在你打折期间娶你。
  
  今晚就打折耶。
  
  过来吧过来吧,想死你了。
  
  一小时后,文雯就妩媚多姿地出现在我面前。
[ 此帖被我行我素在2009-09-24 09:42重新编辑 ]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09-07-04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2]
  
  再后来,我只是问一句今晚打折吗?
  
  文雯就过来了。
  
  我们都很久没有在白天见面了,有时候她会这样抱怨一句。
  
  那天晚上,又是凌晨两点,我们做完,躺在墙角的沙发上,看着窗户外面的夜上海,车水马龙,霓虹闪烁。
  
  文雯说,你还要加班多久啊?
  
  最多一个小时,我说。
  
  我是问你还要这样加班多少年啊?
  
  三年,我看着窗外说。
  
  六年前你就是这样说的。
  
  那最多还有六年吧,我麻木地说,我转过头来,开始抚摸她的头发。按我的经验,不管文雯有多生气或者失望或者低落或者发一些我不能理解的脾气,只要我看着她的眼睛轻轻地在她头发上摸一把,她就会安静下来,嘴角就会往上翘,甜甜地笑起来。我私下里把这个绝活称为“摸一把头发秘诀”。
  
  但这次不灵,她把头轻轻转向一边,躲开我的手,一缕发丝像鳗鱼一样从我指缝间滑走,她站起来,赤裸着身体,走到玻璃幕墙边上。“我不会等你多久的,”她说,“六年后我都三十好几了,没有资本跟你谈价钱了。”
  
  我嘿嘿地笑了两声,站起来走到她身后,紧紧地贴着她,把她压在玻璃幕墙上。“那到时候你就可以再便宜点嘛,搞促销,怀一个,买一送一”我说。
  
  “玻璃好冰啊!”文雯说,说完推着玻璃直起身来,我双手绕到她胸前,在那两个小家伙掉下来之前一把把它们接住,文雯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喘息起来,办公室里回荡起她低低的呻吟声。
  
  我是一个没有理想的人。
  
  有理想的人容易上当。
  
  我只有人生计划,我的计划只有两个,一个是挣足够多的钱,另一个是和文雯结婚生个把两个小孩。但这两个计划目前看来有些冲突,要挣钱就顾不了文雯,要顾文雯就挣不了足够的钱,而且我还没想好多少钱才算足够。
  
  不过好在我的人生观就是及时行乐,再苦闷我也会给自己找乐子,深更半夜一个人在公司加班,别人都会抱怨辛苦,我从来不抱怨,干累了我会从座位上站起来,自己给自己唱几首歌,然后自己鼓掌,然后坐回椅子上继续写方案。
  
  我是个神经病。
  
  这个我知道。
  
  但有时候我觉得我的目标是一个无限不循环小数的最后一个数字,我以为我在飞速地接近它,其实它在无限远的地方,其实根本不存在。
  
  一夜两次,我刷新了两年来的记录。在大学的时候,我的最高记录是一夜八次,而且是在石头上,也是和文雯。
  
  “今晚我表现怎么样?”我满心欢喜地问文雯。
  
  文雯没有回答,眼神冷冷地往办公室角落里扫了一下,礼节性地亲了亲我的脸,开始弯腰收拾地上的衣服。
  
  她开始穿衣服。
  
  丁字裤,是她专为今天晚上在网上买的,一个多小时以前在我替她脱下这条裤子以前,她还站在我的办公桌上跳艳舞。现在她把它穿上了。
  
  胸罩,是我买给她的,春节的时候我去欧洲出差,为了弥补不能跟她一起过新年,我买了一套香奈儿的内衣给她。她现在把它穿上了,她先把罩杯托在胸部下面,然后双手捋着吊带,伸到后背,开始系带扣,扣好之后又伸手进去将那对可爱的小兔子样活泼泼的往中间托了一托。
  
  那对小可爱被她收起来了,过会儿她还会把它们带走。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09-07-04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3]
  
  
  
  
  
  牛仔裤,是我们一起在恒隆广场一楼买的,一年多以前买的,当时她抱怨说已经很久没有跟我一起逛街了,当时她正在办公室里陪我一起吃盒饭,我说现在就去吧,二十分钟,我们去逛二十分钟街。于是我们下了楼,快步走进恒隆,她试衣服的时候我在旁边不停地说快快快,她问我好不好看,我就说快快快。她在范思哲试了两条牛仔裤,问我哪条好看,我说快快快这条吧,就是身上正穿的这条,因为我知道如果说她刚才穿的那条,她会穿回刚才那条让我再确认一遍,我没那个耐心,我还要回公司处理文件。
  
  T恤是一件新的白色T恤,我没见过。我没敢问她在哪里买的。文雯现在情绪不对,如果贸然发问可能会惹麻烦,她会抱怨我又是很久没陪她逛街了,这件T恤是她和办公室的男孩子一起去买的什么的。甚至我都不敢表扬这件T恤很好看,为了让她快速穿上衣服回去睡觉,为了马上能够开始处理明天一早要发到欧洲和南非的几个传真,我开始谨小慎微地调整气氛,以便她穿好衣服亲吻一下就走人。
  
  她穿好衣服了,情绪还是不太好,看我的眼神还是有点伤感。“我该走了吗?”她问。我没说话,凑上去亲了她一下,其实是默认她该走了。
  
  文雯低下头,呜呜地说我不想这样了,像个卖春的一样,你给电话我就送上门来,深更半夜一个人回去。
  
  这个时候我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文雯是真的伤心了。
  
  文雯一伤心,我就急躁起来,我担心她在这里误事,我的确还有很多工作没有处理。
  
  这个时候我又被她的T恤吸引住了,她的T恤胸前有一个小兜,一条叼着骨头的小狗从兜里冒出头来。我搂住文雯,用手指悄悄挑开T恤的小兜,里面果然是一条站着的小狗,丁丁历险记里面那种小狗,雪拉瑞,在丁丁历险记里面叫白雪。
  
  整个身体都在兜里面,只有脑袋从兜沿露出来,叼着骨头,在笑。
  
  真可爱。
  
  只有文雯这样可爱的女孩,才会穿这样可爱的T恤。
  
  文雯推开我说,你写你的传真吧,太阳快照到南非了,我先回了。
  
  我说好。
  
  一个小时以后,QQ闪了起来。
  
  还在公司吗?文雯问。
  
  你怎么还没睡?我说。
  
  你都没有问我到家没有?
  
  哦,那你到家没有?
  
  现在还用你问吗?
  
  哦,你已经到家了。
  
  哎。
  
  怎么了?
  
  我们这样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亲亲,很快的。
  
  算了吧你。
  
  早点睡吧,我还有一个明早发的传真要写。
  
  我们结婚吧。
  
  明天?
  
  明天。
  
  后天吧,我明天安排一下。
  
  那说定了后天。
  
  等我查一下。
  
  查什么?
  
  查一下后天的安排。
  
  然后我就赶紧去查日程安排,五雷轰顶,明早八点要开项目筹备会,十点要向董事会汇报工作,十一点是一个投标计划讨论,下午一点要跟开普敦的客户通电话,要跟他讨论40多个样品的问题,下午两点要去工厂,有一批马上生产的大货要封样;后天早上要见法兰克福来的采购商,接着要开公司业务碰头会,后天下午要见汕头来的生产商,后天晚上要见北京来的行业协会会长。
  
  接下来两天没空。我在QQ上说。
  
  没空什么?
  
  没空结婚啊。
  
  我打下这几个字,一摁回车就后悔了。
  
  果然,对话框里一出现这几个字,文雯的QQ头像就变成了黑白色,她下线了。
  
  我立刻打她电话,被摁断了,再打,关机。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09-07-04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4]
  
  
  我开始处理明天一早要发给开普敦的传真。我脑袋里浮现出那个可爱的犹太老头子的面孔,那个开普敦的犹太老头,他很喜欢我,一见到我就说noproblom,问他价格怎样,他说noproblem,问他交货时间,他还是说noproblem。Noproblem,窝们气吃川菜。他搂着我的肩膀,做出已经喝醉了的样子,扭扭摆摆地走起来。
  
  他是个集中营孤儿,60多年前还在襁褓中的时候随舅舅来上海避过难,父母死在波兰,他一开始以为我是上海人,对我特别好,后来他知道我不是上海人,他说noproblem,Ilikeyou,窝们气吃川菜。
  
  和他一起混的时候,我真正懂得了人生得意需尽欢。
  
  但问题是我现在要给他发一份传真,告诉他现在飘在西太平洋上的那批货有问题,凉鞋没有装后跟带,变成了拖鞋,不像蝌蚪没长脚但迟早会长脚变成青蛙,拖鞋没装后跟带永远长不出后跟带变成凉鞋。我不晓得他是不是还会说noproblem,估计不会。我拟了几个开头,都觉得不妥,删掉重来,电脑上还是一片空白。
  
  这个时候,外面的门铃响了。
  
  文雯哭得泪人似的站在玻璃门外。
  
  今晚真是个奇怪到伤心的夜晚。
  
  我们明天出去旅游吧,文雯说。
  
  你不要生气,我说。
  
  我不是生气,我是绝望你明白吗?我在变老你看见吗?
  
  你怎么会变老?我赶紧拍马屁。
  
  我不是要你说这个我是要你明白我不会一直这样等你下去不会每天一个人在房间里等一个永远加班加班加班的人。
  
  我准备上去实施“摸一把头发秘诀”,但手刚一抬起来,就反应过来今晚这招不会管用,手在半空停住,拐了一个弯,摸到自己头发上。
  
  那小狗在她T恤的兜里笑嘻嘻地看着我,正宗狗日的,我心里骂道。
  
  我过来是想告诉你,文雯呜呜地说,我明天要出去旅游。
  
  去哪里?我问。
  
  我不会告诉你。
  
  哦。我有点无奈。
  
  我想你明天也出去走走,文雯说。
  
  好啊,你去哪里我都陪你,我说。
  
  不要你陪我,我们分别出去。
  
  哦。
  
  各自出去想想,我们还要不要在一起,给我们自己十天时间,如果我们还想在一起我们就结婚,如果有一方不想了,我们就分手。
  
  好吧,我说,出去散散心也好,回来我们就结婚。
  
  给我们自己十天时间吧,我不知道是不是要跟你结婚,文雯说。
  
  不要赌气,我说。
  
  我不是赌气啊,她轻轻地说,我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还爱不爱你。
  
  你是爱我的傻瓜,我说,你只是现在自己犯糊涂。
  
  哎,你也自己想想吧,说不定我明天就会爱上别人,文雯说。
  
  今晚真是个奇怪的夜晚,搂紧怀里哭得抽搐的心爱的文雯,我一伤心起来就突然觉得自己充满了勇气。
  
  两个小时后,我写完了所有的传真和工作安排,把手机压在一张纸条上,纸条上写着一行字,给我的秘书的:小聂,这段时间帮我接电话。
  
  收拾完东西,我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出自己的办公室,来到外面的大厅。
  
  大厅里一片昏暗,一个一个的小格子间,每一个都空着,有一台忘记关的电脑,发出淡蓝色的荧光,映在不锈钢的格子间隔段上。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09-07-04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5]
  
  我一阵恍惚,想起那个格子间就是我到这间公司以后的第一个座位,那是个专供实习生坐的位子,临近前台和打印机,六年前我就坐在那个座位上,负责资料录入和给其他同事放打印纸。
  
  “小华,放纸。”不管办公室的任何一个角落传来这个声音,我就会从座位上弹起来,跑到打印机前,放一张A4纸在纸架上,然后才转过头来开始搜索刚才是谁在叫我,等打印的东西从打印机下方吐出来,我就恭恭敬敬地给那位大人送去。
  
  有时候他们会嫌麻烦,省掉了“小华”两个字,只说“放纸”两个字。
  
  “放纸!”,一听到这两个字,我就从座位上弹起来,向打印机冲去。
  
  再后来,指令进一步进化,他们只需要大声说一个“纸”字,我就明白是叫我去放纸,我就从座位上弹起来,向打印机冲去。
  
  他们单说这个“纸”字的时候会稍微拖长一点音。是“纸--”,或者“纸呃!”,或者“纸呢?”,再或者“纸!纸!纸!”
  
  很奇怪,我从中得到很大的乐趣,我总是欢天喜地地第一时间赶到打印现场,取纸放纸,等打印的东西吐出来,毕恭毕敬地送到发出指令的大人手上,以至于后来他们都说我是惠普打印机的顶级配置。
  
  惠普应该多开发一些小华这样的放纸配件。我当时的领导,丁一剑这样说。
  
  开发成本太高了,我说,我妈养了我二十三年呢!
  
  我在那个格子间坐下来,开始替这个马虎的实习生关电脑,如果我明天还会进到这间办公室,我会记下这个马虎鬼的工号,第二天交给秘书,行政部会扣他50块钱的月度奖金。这个规矩是我定的:下班后不关电脑,一经发现,扣奖金50元。
  
  电脑呜的一声熄了屏幕,房间里更暗了一层。刚才桌上映着兰色荧光的物件一下子失去了光泽,黑乎乎的屏幕上若隐若现地映出我自己的脸。
  
  我又坐在这个座位上来了,心里突然升起一股五味杂陈的感觉,似乎听到有人在喊放纸,我习惯性地一抬头,打印机还在那个位置。我已经很久没有注意过打印机了,它居然还在那里。不过肯定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它了,我记得似乎我自己就批过好几次购买新打印机的申请单。
  
  那么那台老打印机呢?六年前那台,我当时把它看成是我的搭档,我是和它一起负责公司的文件打印的,没它不行,没我也不行,没它公司就没法打印文件,没我就没人给它放纸,我不放纸纸不会自己飘到打印机里面去,而且我放的纸不会卡纸!
  
  人是物非,我的那个老搭档早就被丢进废品站,被拆散、敲碎、溶解、丢弃,而我今晚突然坐在这个位子上开始怀念那台机器。
  
  我又摁下了电脑的开机键。
  
  电脑开了,开机程序之后,桌面出现一个坐着的裸女。
  
  我借着屏幕的荧光观察这个实习生的座位。
  
  这是一个男孩子的座位,桌上有烟盒和ZIPPO打火机,我拿起打火机把玩了一阵,还是那样顺手,我用小手指和无名指夹住火机的底部,手轻轻一甩,火机就沿着手背翻滚着从指缝间挨个滚过,插进大拇指和食指之间,在它插下去的过程中我用食指弹开火机盖,大拇指顺势摁下去,火机就打着了。
  
  嗡,小火焰冒起来,映着我的脸。
  
  我拿起他的烟盒,中南海,还有一根,点烟。
  
  灭火。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09-07-04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6]
  
  
  
  
  
  他的桌上竖了一排书,《托马斯曼中短篇集》、《别笑我是英文单词书》、《流血的仕途—李斯与秦帝国》、《丰田就这几招》、《藏地密码》、《有一天—乌青诗歌小说集》、《阿赞得人的巫术、魔法与神谕》、《向左还是向右》。和这些书竖在一起的是几个文件夹,其中还有两个笔记本,我顺手抽了一本,是工作笔记,信手翻开一页,里面是记的我前几天在公司培训会议上的讲话。我仔细看了一下他的记录,基本记下了我那天讲的要点,特别是客户谈判那一段,如何谈判如何判断如何等客户自己降价,他在有一处用红笔打了几个圈,圈里面很潦草地写的是“你只要毫无表情地看他几秒钟,他就会把价格降低一点,等他降了第一次价,你继续毫无表情地看着他,等他降第二次价。一直等他连降五次,继续毫无表情地看着他,等他说出这绝对是我们的底线了,不能更低了,一幅哀求的样子看着你。这个时候你才可以很遗憾地告诉他,由于价格的问题我们的生意没法做,然后示意终止谈判。这个时候他才会告诉你真正的底线,你要做的就是听他说完然后停止谈判,并把他的最后报价作为下一个供应商的谈判起价。”圈里面是我讲的原话,他一字不漏地抄了下来,然后在红圈外用红笔写下:“牛人就是牛!”这五个字。
  
  薪火相传,其实这个技巧是我的老板告诉我的。
  
  这个实习生会有前途,我放回这个笔记本,抽出另外一本。
  
  另外一本是日记,我一打开就看见“今天给娟子打电话她还是不接,不晓得我们是不是真的分手了”这句话。
  
  往前翻几页,“昨天和娟子去了周庄,一路上她不停地说话,咯咯咯地笑个不停,真不晓得幸福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如果幸福就是让她咯咯咯地笑,我是愿意在这个时刻死去还是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可怜的家伙没有在那一刻选择死去,当然也就没能停留在那一刻。
  
  我翻到日记的最后一页,“今天提前下班,直接去她公司找她。要么让我疯掉,要么让我死掉。”日期是今天的,这个家伙现在是死掉还是疯掉了呢?
  
  我不晓得。
  
  也兴趣不大。
  
  我的经验是死掉、疯掉或者忘掉,反正你要掉一次。
  
  我伸长脖子环顾了一圈办公室,这是六年来我呆得最久的地方。我从我屁股下的这个位子,花了三个月搬到最左排最后靠窗的那个位子,然后花了两年,从最左排最后靠窗的那个位子,轰动性地搬进了现在的那间独立办公室,然后在那间独立办公室里一呆就是四年。六年时间我大概位移了30米,从一个实习生做到了公司副总裁。
  
  一直做到两个小时以前,文雯对我说,给你十天时间。
  
  电脑桌面上是一个坐着的裸女,手里拿着一个红色的老式电话,侧坐着,头转向观众,眼神迷离,身材丰满,她的美丽和诱惑,足以扮演每一个男人的梦中情人。至少是我的吧,如果有一个女人可以让我背叛文雯,这个女人应该可以。
  
  画面的下方,有个网址,如果我没有进入这个卖衣服的网站,我的命运可能会不一样。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09-07-04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7]
  
  
  
  
  我吃惊地看到刚才文雯穿的那件衣服就是在这里买的。我哈哈地笑出声来,拿起电话就想给文雯打电话,手往裤兜里一摸,没摸到电话,站起身准备去桌上拿,刚站起来一半,就反应过来文雯已经不会再接我电话了,十天之内她都不会再接我电话了。
  
  我又坐回椅子上,沮丧地继续看这个网站的衣服。一口气定了五件。
  
  填收货地址的时候我思考了一下,如果填公司地址这些天我都不在公司,填家里的又意味着我没法出门,我就又打开一个网页开始搜索目的地。
  
  确定了去丽江之后,我填下了丽江净地客栈的地址。
  
  明天我要去赶上海飞往丽江的第一班飞机,不是明天,是过一会儿,还有三四个小时,我从写字楼出来,天已经蒙蒙亮了。
  
  这是上海街头最冷清的时刻,这个时刻很短,最后一波在街头游荡的酒鬼刚刚回家,第一波出门干活的人正在洗脸刷牙马上出门,我从写字楼出来,街上只有我一个人。
  
  等了半天,没等到的士,我拐进路边的便利店,买了两罐百威啤酒,一边喝一边往回走。
  
  很想给文雯打电话,但手上没手机,就算有,我相信她也不会接。
  
  走在愚园路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完全孤独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从自己的影子来的。我经过一盏路灯的时候,我经过那盏路灯,把它抛在身后,我就看见了自己的影子,在地上,我每走一步,它就长一些,走两步,它就更长一些,往远处看,它伸向远处的昏暗中,我的头已经融入了远处的昏暗中,一看见我的头融入了远处的昏暗中,我就感到了完全的孤独。
  
  为什么会这样?
  
  我是说,为什么会突然这样孤独?
  
  为什么文雯会突然支撑不住?或许她早就支撑不住?
  
  为什么我突然感到自己也要支撑不住?
  
  我丢掉喝光了的第一个易拉罐,它哐哐地在地上滚了两圈,没了声音,但还在微微摇晃,反射一些微弱的光线。
  
  啪,我又打开一罐。
  
  一辆装垃圾的三轮车嘎吱嘎吱地经过我,蹬三轮的是一个沉默着的瘦小的中年男子,三轮车过后,空气里留下一股垃圾的味道,是一些腐烂的食物的味道,像一面长长的旗帜——那味道飘在空中。我看着三轮车的背影,看了半天,后来他在华山路拐了一个弯,他拐过那个弯,我就看不见他了,但嘎吱嘎吱的声音还隐约可以听见,那是另一个人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声音,嘎吱嘎吱,嘎吱嘎吱,他就是发出那个声音的人。
  
  回到住处的时候,天已经基本亮了,路灯熄了,我的影子不晓得什么时候不见了,孤独感被疲倦覆盖。
  
  疲倦什么都可以覆盖。
  
  不管你是孤独伤心还是兴奋愉快,疲倦一来,就全给你覆盖了,我开始木头木脑地收拾行李,准备直接去丽江。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09-07-04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8]
  
  
  
  
  
  一登机我就在机舱里来回走了两圈,看文雯是不是也在这班机上。
  
  在机场的时候我就在候机厅逛了三圈,没看到她。虹桥机场的候机厅不大,但这是跟浦东机场比,单说起来虹桥机场候机厅楼上楼下的也不小,我跑得气喘吁吁,没有看到文雯。
  
  飞机上也没有。
  
  如果文雯也在这班飞机上就好了,我在去机场的的士上这样幻想过。我和文雯一直想去丽江,商量过好几次,昨天晚上她说出去旅游的时候我就想过去丽江,我之所以后来定去丽江也是因为我觉得她最可能去的地方就是丽江,那么巴掌大个地方,我肯定可以揪到她。
  
  但她不在飞机上。
  
  或许她在下一班飞机上。
  
  我坐到座位上,一坐下就睡着了。
  
  等我醒来,飞机已经开始下降,我看着窗外的雪山,模模糊糊记得刚才做的梦:我在丽江遇到一个天上掉下来的女孩,她一见到我就开始哭,哭了又笑,笑完又哭,说你怎么今天才来,你这个混蛋这些年在哪里?
  
  然后我们就开始恋爱,爱得天昏地暗,正在床上翻滚,我刚扒光她的衣服,正在忙不迭地扒自己的,文雯突然从墙壁里探出头来说你看你看,我就说我们各自出去逛逛,说不定就可以遇见自己真正想找的那个人,接着墙壁里又伸出一个人头,是个男的,说就是就是,你们这对狗男女,害得我和文雯现在才见面。
  
  我飞起一脚把这个男人的头踹到天花板上,文雯一声尖叫,朝我怒吼道:你王八蛋,你王八蛋,你王八蛋。然后文雯的头就朝天花板上那个头飞去,我看见那两个头在天花板上接吻,转过头来,我那个女孩已经不见了,文雯的T恤里面那条小狗正站在床上眼巴巴地看着我。
  
  汪汪汪,那小狗在叫。
  
  我就醒了。
  
  这是我头一回想到文雯会跟另外一个男人在一起,就算是做梦,我也从来没有想象过这样的事情,而且文雯从来没有那样朝我怒吼过。
  
  所以我飞起一脚就把那个男的的头踹到天花板上,本来是想把他的头踹到天花板上像踹一个西瓜一样踹得稀巴烂,但它没有稀巴烂,反而是文雯的头跟着飞上去,当着我的面接吻,你可以想象,醒来我是多么伤心和难过。
  
  我闭上眼睛,想重回那个梦,再给那个男的补上几脚,狠狠地补上几脚,但我没有能回到那个梦,我眼睛一闭,就模模糊糊看见一个少女的笑容。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09-07-04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9]
  
  九年前,文雯才18岁。
  
  刚上大一。
  
  我大二。
  
  我们在同一个教室上同一堂选修课,摄影选修课。
  
  同学,这个位置有没有人坐?我问她。
  
  文雯埋着头看书说没有。
  
  我就在她身边坐了下来。一坐下来我就开始睡觉,我是来混学分的,只要老师点名的时候我叫一声到,一个学期叫18次到,学分就到手了。所以刚开始睡的时候我睡得不是很沉,睡沉了会听不到点名。但我实在太困了,早上第一节课,对于一个打了一个通宵的台球的人来说有点残酷,我当时就觉得把摄影课这种选修课安排在早上第一节的人肯定是个变态。而且这个老师,他并不是在上课一开始就点名,他有时是在一开始点名,但有时是在最后,有时又是在中间,他存心跟我作对,他好好的课不上,专门折腾我们这种在教室睡觉点完名就走的人。有时候一堂课他要点两次名,我就挨过一次,他点完第一次名我就走了,回到宿舍,等别的同学回来才知道他又点了一次名,我白去了。
  
  我在桌子上趴了一会儿,吃力地抬起头来,跟文雯说,等一会点名的时候能不能叫我一下,说完这句话我就清醒了。因为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是看着文雯的,而且因为我是在跟文雯说话,所以文雯也转过头来看我,文雯一转过头来,我就清醒了。
  
  我现在脑袋里就是浮现出当时转过来看着我的那个少女的笑容。
  
  假如人生只如初见说的就是这个。
  
  那个纯洁到莫名其妙的笑容,她看着我,好像没有明白我说的话,我的脸立刻涨得通红。
  
  叫你什么?她柔和地问。
  
  没、没什么,我说。
  
  我不准备睡了,我准备好好听课,而且找机会跟她说点什么。
  
  这一听课我才发现摄影课其实挺有意思的,什么光什么影、构图、焦点,一个东西从这个角度看是这样的,从另一个角度看又是那样的,焦距虚一点又不同,实一点又不同,那个老师也不算多讨厌,其实他挺有意思的,他说不同的光线下事物的成像是不一样的,又说构图不同相片就会表达不同的主题,给我们看一些图片,都是拍一个女孩提水壶的场景,构图不一样焦点不一样,相片出来的效果和表达的内容就完全不一样。第一张表现了水壶里的水开了,热气腾腾,充满生活的生机和水壶生动的个性(他是这样说的,水壶生动的个性),第二张表现出女孩的性格,她的青春和活泼,水壶的焦点是虚的,只看见模模糊糊的一团热气的轮廓,焦点在女孩的表情上,她的俏皮和天真;第三张又不一样,焦点全实,背景是个弄堂,远处是一些小孩在踢球,旁边有一溜抽长烟斗的老人,女孩在前景,提着水壶转身准备进屋,这张,那个老师说,表现了一个具有时代意义的生活场景,你们仔细看相片的顶部,远处虚焦的地方,是新修起来的高楼大厦,暗示着弄堂生活的远去和现代化都市生活的到来。我都听傻了。
  
  我*,真的是这样耶,我大声说到,教室里立刻哄笑起来。
  
  我是看着文雯说的,我心里本来就是对她说的,所以我是看着文雯说的,因为整堂课我心里都是在想她,同时又在听老师的课,所以听到茅塞顿开的那一刹,我以为教室里除了那个不停地呱呱呱的老师就只剩下我和文雯,所以我就转头跟她说,我*,真的是这样耶。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09-07-04
婚前10天在丽江艳遇踢踢兜尤物[10]
  
  
  
  
  全班同学都看着我和文雯,文雯羞红了脸。
  
  我呵呵傻笑两声,老师咳嗽了一下,众人的头像天线一样重新转到课堂上。
  
  第一节课结束,课间休息的时候,我没有像往常一样溜出去抽烟,文雯没出去,我就不会出去。
  
  但我又不晓得跟她说什么,就坐在原地发呆,倒是文雯先说话:“你是第一次来听课啊?”
  
  我每节都来啊,我说。
  
  那你还大惊小怪的?
  
  我每次来都是睡觉。
  
  要睡觉你来这里干什么?
  
  来混学分啊。
  
  什么学分?
  
  什么学分?学分你都不知道?
  
  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来什么?
  
  我来听课啊?
  
  听什么课?
  
  听摄影课啊!
  
  哦,对,是摄影课。你是来学摄影的,我是来混学分的,就是这样。你哪年级的?
  
  99的。
  
  哦,大一的。我明白了,今天碰到一个新生,不知道学分是什么,以为上课要带耳朵。
  
  你拍了什么东西吗?给我看看。我做出一幅师兄的鸟样问。
  
  我只拍了一些作业。
  
  还有作业?我吓一大跳。
  
  每节课都有作业啊。
  
  每节课都有作业?我简直气坏了。这的学分这么难挣,还有作业?!!!我完全失态了。
  
  文雯一脸惊讶地看着我,她脸上的惊讶很简单,就是因为我发现这鸟课还有作业之后我脸上一脸的惊讶,她像一面镜子一样照出了我脸上的惊讶。
  
  接下来我就开始看文雯的作业,那年代数码相机还不普及,文雯的相片都是用胶片拍出来再冲印的相片。她拍的东西一点意思都没有,没有水壶没有少女没有抽烟的老头踢球的小孩,也看不出什么时代的背影历史的变迁,我看看也就那么回事,都是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比如一个地上的垃圾袋,她会蹲下去拍,焦点还对得特别准,半透明的塑料袋,她把焦点对准里面的饭盒,结果我就看见模模糊糊的塑料袋的影子,里面有隐隐约约的饭粒,饭粒是黏在一个鸡骨头上的,啃过的鸡骨头,鸡骨头焦点很准,很实。
  
  另一张是拍的走廊里晾着的衣服,女生宿舍的走廊,我从来没有上去过,晾着一排五颜六色的衣服,我的视线主要集中在那些内衣上,在猜哪件内衣是我面前这个女孩的。当时,她按下快门的时候,有一阵风,那些衣服随风飘起来,朝同一个方向飘起来,那些裙子和衬衣,像一群跳舞的少女,朝同一个方向挥舞着手臂,咔嚓一声,文雯把她们拍了下来,而在我的眼里,她们(那群少女)都穿着那些内衣,最好内衣都不要穿,我想。
  
  拍得挺好的,我纯属应景地说。
  
  我舍不得把这张全是女生内衣的相片还给她,拿着一个劲儿地看。
  
  你要喜欢拍照我可以给你当摸斗。仗着是师兄,我死皮赖脸地说。
  
  我不喜欢拍人,我只拍静物。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