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4575阅读
  • 11回复

让人难以置信的旅行(ZT)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左耳发烧
只看该作者 10 发表于: 2009-04-05
好看好看,如果是真的,那真是太神奇了
安静的心,总是疼着
离线我行我素

只看该作者 11 发表于: 2009-04-06
        第十一章 回家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约翰家的电话铃声一直没断过,有些消息是难以置信的,有些消息让人欢欣鼓舞。约翰一一的耐心倾听。
  “曾经有人看见猫或狗走在路上,有男人、女人、还有小孩”约翰在电话上对亨特说,“他们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的。”
  “是啊,我想他们都会友善地帮助它们的,”亨特说,“他们当中有些人的确帮助过我们亲爱的宠物。”
  “从这些来电看来,我的判断是正确的,”在亨特家的客厅里,约翰对他的朋友说,“动物们正在朝西旅行,沿着我画在地图上的这条线。小女孩海薇照顾了几天猫,一个男人在爱恩茂斯山看见过两只狗,还有,一个农场主看见一只老白狗偷了他家一只鸡。”
  皮特听到这里,笑了起来,他能想象巴菊跟别的狗打架的情形,但他认为他的老狗已经死了,还有路斯,也死了。
  伊丽莎白的想法跟她的哥哥不一样,她坚信她的太欧还活着。“过几天它就会回家了,”她对家人说,“我绝不相信它死了,你们会看到它的。”
  只有伊丽莎白充满了信心,约翰和亨特家的其他成员看着地图:宠物们长时间的在野外,在危机四伏的野外,生存几率几乎为零。
  “它们不可能还活着,”亨特伤心地对他的家人说,“我只希望它们在结束这让人难以置信的旅行的时候,没有任何痛苦。”
  ***
  几星期后,约翰又去了亨特家。陆续有人给约翰打电话,告诉他有关失踪的动物的消息,但都没有什么好消息。这个星期天,是皮特十二岁生日。
  “我们去风笛湖度假,给皮特过生日吧?”约翰对亨特家人提出建议。
  “我们不在家的话,太欧回来了怎么办?”伊丽莎白说。
  约翰打开地图给伊丽莎白看,他告诉她:“风笛湖就在我画的这条线上。”
  伊丽莎白同意了,满心期待着。于是,他们前往风笛湖,亨特家在湖边有一幢小木屋,他们就住在哪儿。差不多是冬天了,湖水很冷,湖面上没有小船,湖边其他的度假木屋都空着。皮特有一个新相机,他带着相机进森林拍照去了,伊丽莎白在湖边的木头房子里玩。
  星期天是皮特的生日,他们决定长途徒步来庆祝他的生日。这一天风和日丽,天气好极了。他们默默地走着,各怀心事。亨特思念他的猎狗,他记得他提着抢,和路斯一起走在秋日的艳阳下。他记得和路斯在湖里狩猎,路斯耐心的在小船上等他好几个小时。。。。。。
  皮特想起了他去年的生日,“爹地,你还记得去年我的生日吗?那天,我想教巴菊捕猎,可是它不喜欢,一下子它就厌烦了,可怜的巴菊。”
  皮特突然觉得很孤独,他开始默默流泪,可是他不想让家里人看见,急忙举起他的相机。
  他们在山顶的石头上坐了很长时间,没有人说话,每个人都在默默地想自己的心事。有一只小鸟在唱歌,还有一些小鸟在觅食。
  突然,伊丽莎白站了起来。
  “听!”她说,“听!爹地,有一只狗在吠。”
  大家都认真地听,但没人听到狗吠声。
  “是你想象的吧,”她妈妈说,“或许是别的动物的声音。好了,我们回去吧。”
  “等一下,等一下,过一会儿你就会听见了。”伊丽莎白说。
  她妈妈知道这孩子听力超群,能听到一些成年人永远无法听到的声音,她不作声了。
  伊丽莎白是那么的兴奋,她的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是路斯,”她说,“我听得出这是它的声音。”
  “别这样,孩子,”她父亲说,“这。。。。。”
  这时,皮特也听到什么声音了,“嘘。。。”他对他父亲说。
  大家再一次沉默着,努力的用心倾听。亨特觉得异常的紧张,他站起来往山下跑去,皮特跟着他。
  现在他们都听见狗吠声了,在这个静谧的下午,他们站着等待和迎接一个精疲力竭的旅行家。他们没有等得太久。
  一个小小的,有着巧克力色尾巴的身体穿过了树林,出现在山腰上,在喜悦的哭泣声中,暹罗猫跳过了它行程的最后两米,落在他们脚边。伊丽莎白哭着跪在地上,抱起了兴奋的猫。
  “噢!太欧!”她把它抱在怀里,柔声的说。猫用它棕色的爪子环抱着她的脖子。“太欧!”她喃喃的叫着它的名字,亲吻着它,猫一直紧紧地抱着她的脖子。
  几秒钟之后,猎狗到达了,它比以前瘦弱多了。当它兴奋地扑向它的主人的时候,约翰看他朋友亨特的脸,亨特把脸转了过去。
  几分钟过去了,大家一直在兴高采烈的谈着、笑着、哭着。路斯全身颤抖,不停的吠,眼睛一刻也没离开过它的主人的脸。太欧在伊丽莎白的怀里,和着伊丽莎白的哭泣声大声地叫着。一时间,安静的树林里回荡着多种不同的声音。
  突然,一阵沉默,大家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件事,没有人看向皮特。当路斯向他跑过去时,他走开了。
  “我很高兴它回来了,爹地,”他说。“还有你的太欧。”他对伊丽莎白补充道,脸上强行挤出笑容。
  伊丽莎白又哭了起来。皮特摸了摸太欧的耳朵。
  “你们先回小木屋,”他对他父亲说,“我想到山上再拍几张照片。。。。。。”
  “我和你一起去好吗?皮特?”约翰说。出乎他的意料,男孩接受了他的要求。
  他们几个走下了山坡。太欧躺在伊丽莎白的臂弯。路斯紧紧地跟着他的主人。皮特和约翰朝山顶走去。他们两人一直在交谈,但是,对于狗的话题,他们只字不谈。
  最后,约翰看了看表,该回去了。他看着皮特,“我们。。。”他刚开始说话,看见男孩激动的脸,停住了。
  在阳光底下,从黑沉沉的森林里走出来,走到阳光底下的,是巴菊,巴菊回来了。它身体瘦弱,又累又饿,但它又是那么的开心和愉快,巴菊,亲爱的老布鲁特里,正竭尽全力,尽可能快地走过来。
  它开始跑,越跑越快,最后整个身体都扑向了皮特。约翰走开了。皮特沉浸在和巴菊重逢的喜悦中。
  约翰开始向湖边走去,路上,他看见一只小动物,哧溜一声从他的脚旁边跑过去了,它的长长的巧克力色尾巴消失了山坡上。
  那是太欧,返回来迎接它的老朋友,它们一起结束了它们的历经艰险的、让人难以置信的旅行。
  
  (完结)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